《吉兒的峇里手記》華麗爆發下的富饒與貧瘠:阿貢火山

楊敏琦 2017年09月28日 18:32:00

從東海岸Amed漁村遠眺平靜的阿貢火山。(© indonesia.tripcanvas.co,後製:潘世惟)

沈寂了53年,峇里島最高峰:阿貢火山(Mount Agung),自8月底發生地底下的淺層地震後,過去2星期以來活動頻繁,整座島嶼各地都已感受到能量釋放的震動。

 

根據印尼火山和地質災害減緩中心的觀測,阿貢火山有可能在近日噴發。地方政府在24日宣布周圍12公里內居民緊急疏散後,目前已經有逾5萬人撤離,往東南部克隆宮 (Klungkung) 、吉安雅(Giyanar) 、蘇卡瓦堤(Sukawati)以及鄰近的龍目島(Lombok) 等地,進入臨時避難所。

 

近日活動頻繁的阿貢火山不斷噴發白煙。( © Made Nagi / EPA)

 

峇里人心中的聖山

 

阿貢火山位在峇里島的東部,是印度教峇里人心中的聖山。

 

海拔3142公尺高,主宰了周圍地理環境的氣候及降雨。西南下坡900公尺處與山峰遙望的,就是香火鼎盛的印度教北沙基母廟(Pura Besakih)。母廟當然是在危險警戒範圍內,但這星期稍早仍有印度教祭司與信眾繼續在廟裡,虔誠地為島嶼的眾人們祈禱。

 

面對著阿貢火山,北沙基母廟虔誠的信徒為眾人祈禱 。(© Dynamic Media)

 

一旦火山噴發,首當其衝的便是所在的卡朗阿森(Karangasem)行政區。沿著火山較陡的北面坡一路下去,影響可達東北海岸潛水區圖藍奔(Tulamben)以及近年來栽種腰果有成的庫布(Kubu);南面坡較平緩,包括北沙基母廟、行政區首都安拉普拉(Alampura),都在影響範圍內。

 

阿貢火山爆發可能影響的範圍。( © baliexpat.com)

 

1963年曾爆發

 

東峇里卡朗阿森行政區,是島上最貧窮的地區之一。阿貢火山釀成的天災,讓這片土地一直處於極端的狀態:火山熔岩風化的肥沃土壤,種植稻米、玉米、咖啡、椰子等作物,餵養了世世代代的峇里人;然1963年阿貢火山爆發時,一夕之間將近千人喪命,接下來一整年,因為草木不生、糧食不足,超過3萬人因此餓死。

 

50多年後,阿貢萬一再次大舉肆虐,原本已是經濟弱勢的居民,將更難脫離貧窮的循環。

 

專家只能預測「即將」爆發,但沒有人能準確說出何時,可能是一星期、一個月、也可能是一年。撤離到避難所的居民,極可能要面臨長久的避難生活。

 

帶著家當準備前往避難所的火山區居民 。(© Jakarta Post)

 

儘管我們住在烏布,距離火山有50公里之遠,多少還是有些擔心。這幾天大家三句話不離火山,除了交換募資訊息,也討論如何應付災難狀況。平時這裡外籍人士圈,先來後到,大家互相交流移居到此的經驗。

 

這次遇上「阿貢」,就算再早移居來的峇里的前輩,也沒人能夠提供意見。大家就和所有的觀光客一樣,沒有人知道火山爆發會是什麼模樣。就連53歲以下世代的本地人,也僅能從老一輩人口中約略得知火山爆發的樣貌。

 

安置在避難所的火山區居民。(© Jakarta Post)

 

其實一般外來移民,此時大可收拾細軟馬上離開。但是如果在此深耕了事業、有了家庭,要無牽無掛地說走就走,可能沒有這麼容易了。

 

預作撤退準備

 

這晚,先生和我與定居峇里近30年的J和W夫婦小聚。來自美國和英國的兩人,幾乎半輩子的時間都在印尼。他們說道,這2天已經開始把多年收藏的陶瓷、雕塑等寶貝們一一包捆好,古董傢俱們也用繩索牢牢地綁緊,就怕火山爆發來個大地震,震碎了心愛的珍藏。

 

1963年從北沙基母廟拍攝阿貢火山爆發的景象。( © Bezoek het Tropenmuseum)

 

 

 

印尼處在環太平洋火山帶上,共有130座活火山。1963年阿貢火山爆發後,經過50多年來科技的進步,印尼對火山與地震活動已有一定程度的掌握。政府提早緊急應變,希望將傷害降到最低,對經濟與觀光的影響,多少還是免不了。

 

J想起了攝影師友人R,這星期仍在距離火山20多公里前線拍照,同時為大家即時報導現場狀況。

 

「R可能是唯一火山爆發後還會發大財的人吧!這些照片到時後還可以辦展覽,肯定會大賣哩……」J開玩笑地說道。

 

 

先生跟著苦中作樂:「是啊,該來想點什麼發災難財的機會吧?」

 

J興奮地說:「我也想過,可以在屋頂固定些容器,火山灰來了全部飛進去,裡面塗黏膠或什麼的想辦法固定住,可以做成『火山灰磚』!」

 

W也跟進:「這裡都蓋些沒門沒窗、要貼近自然的建築,到時都得要吃火山灰了!幫這些屋子設計輕便又可密閉的移動拉門,應該有市場……」

 

接著大家天馬行空地你ㄧ言我一句,稍稍沖淡了些心裡的焦慮。

 

這是一個明知將至卻無法預測何時到來的天災。在大自然之前,我真切地感受到人類的渺小。面對大地,只能謙卑再謙卑。

 

天佑峇里。

 

從Pura Lempuyang遠眺壯麗的阿貢火山。(© topindonesiaholidays.com)

 

 

(編按:《上報》推出《吉兒的峇里手記》專欄,由楊敏琦(吉兒)執筆。曾任台北國際藝術村國際交流經理,因而結識澳洲籍藝術家夫婿。2010年,兩人移居峇里島山城「烏布」,搭建了綠建築的家;2011年起夫婦兩人開展咖啡事業 Seniman Coffee Studio。育有兩子邁里、唯里,與他們田園散步、花園抓蟲、探索世界是每日的功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