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因為你不想聽翁啟惠「浩鼎案」的真相

陳勇博 2017年10月11日 00:00:00

中研院有史以來第一次成立新藥公司,最近在興櫃掛牌上市,卻因發明人是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這麼光彩的事居然異常低調。(攝影:葉信菉)

中研院最近有喜事,中研院當老闆了。中研院有史以來第一次成立新藥公司,最近在興櫃掛牌上市。

 

這樁喜事,原應該鑼鼓喧天,張燈結綵喜洋洋,卻因為發明人是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這麼光彩的事居然異常低調,低調到少有人知道有一家公司是中研院開的。

 

我們都曾在股市翻雲覆雨過,如果知道市面上有一家公司是政府當老闆,所有的核心技術是政府提供的,政府背書保證,股價不飆翻天了才怪。 尤其它的路徑走法跟當年的台積電好像,政府全力扶植的台積電,現在是如何的舉足輕重?

 

這家公司是由中研院技轉出去,中研院第一次當最大老闆,雖然只出技術不出資金。台灣可曾出現過最高研究機構當起大老闆的公司在投資市場上?光是以中研院背書保證,怎麼看都具備股王相,為何卻是低調再低調,委屈到不能再委屈? 

 

因為,只要連結到翁啟惠,所有的委屈都必須吞下去。 

 

這是翁啟惠的醣份子研究,全球醣分子的最權威,去年曾是諾貝爾化學獎的熱門人選翁啟惠,此刻正在為自己的清譽努力奮戰中

 

這些技術是他無償捐出給中研院,供中研究繼續研發,預備對抗人類16種癌症疫苗, 無論翁啟惠對人類社會如何驚人偉大的貢獻,仍敵不過去年輿論萬箭穿心的攻勢,還有檢察官一紙奇怪的起訴書。

 

浩鼎案爆發第一時間,翁啟惠延誤回台時間,黃金救援的危機處理時機已過。輿論在沒有找到答案的當下,以訛傳訛,積非成是,這已是台灣社會審判的慣常模式,輿論直接判生死,司法單位只是順著輿情走,隨後接棒。

 

接下來的起訴書引用錯誤資料,在媒體上我們已經看過,在此不贅述。

 

時光倒敘,如果當時不是太多人坐在車上等著浩鼎解盲答案揭曉,期待股價一飛衝天,會有這麼大的怒氣怨氣嗎?如果不是貪婪者貪求獲利攪進這個漩渦裡,會引來這麼大的社會審判嗎?

 

翁啟惠官司的爭議重點在有無利用職務之便圖利自己?技術是他的,技轉公司是他的,股價被炒作時他發言回應媒體,種種故事串起來,瓜田李下,「報告,人就是他殺的」,至於人到底是不是他殺的?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看起來人就像是他殺的。

 

看過台灣太多經過輿論審判後的名人下場,在法庭上的法律條文似乎僅供參考。條文是死的,解釋權在握有起訴或審判權的人手上,握有解釋權的人權力好大,也看當時輿論的好感度,社會的好感度竟然變成司法審判的一環!

 

社會審判的可怕在此,台灣民眾喜歡簡化成善惡黑白二分法,媒體、網路、鄉民全部參與審判,無需經過司法這一關,其實早已定讞。

 

當我開始有興趣了解案情,發現困難度其實頗高。有興趣了解的人都發現有困難度,何況大多數人有閱讀障礙,用字遣詞要夠簡單,還要有圖文對照,等到你搞懂了,太陽已經下山,人們早已打道回府了。 

 

只是,路上還在繼續流傳著,「報告,人就是他殺的 !  」

 

這也是我說的,翁啟惠對所有的委屈必需吞下去,中研院也得繼續委屈下去,在名聲尚未回復之前,所有的委屈變成自然。

 

因為台灣社會聽不下這麼繁複的故事 。

 

都跟你說過了,院長不經手技轉,怎麼還聽不懂?都說了浩鼎早就跟中研院合作,本來就有優先技轉權,還需要賄賂當時的院長嗎?都說了翁院長的3000張股票是自己花錢買的,還有舉證,怎麽老聽不懂?

 

法律禁止參與技轉的人投資被技轉公司,翁沒有參與技轉,哪來的利益迴避問題?

 

這些在出庭的聲明稿就有的文字,原來,人們只選擇自己聽得懂的語言,只聽自己愛相信的話,人們最不需要的是真相。 

 

真相會讓原來有邏輯的故事變得沒有邏輯,無法繼續傳頌下去。

 

這位是差點為台灣再拿一座諾貝爾化學獎的翁啟惠,原本應該為中研院的開幕酒會剪綵,卻選擇隱匿低調,他的榮耀發明可能為人類解開16種癌症之謎,為何迎接他的不是台灣人的掌聲?

 

因為沒有人想聽真相。

 

光輝燦爛時刻,中研院沒有張燈結彩,新公司沒有歡慶上興櫃的喜氣,台灣生技業好不容易跨出一大步,多麼值得慶祝的一刻! 我們聞到的卻是深深地遺憾喟歎。

 

生技業之光,亦是台灣之光,中研院將大菜端上桌了,而大廚師卻只能隱身沉默不語...因為你不想聽真相。

 

※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延伸閱讀】

●遭監察院彈劾 翁啟惠5點聲明喊冤

●翁啟惠錯在哪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