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亞洲首座「憤怒屋」創辦人:台灣人太浪費

陳怡杰 2017年10月09日 14:15:00

砸爛不爽,退散焦慮。(攝影:李昆翰)

 

現在是憤怒屋2.0

憤怒屋《上報》專訪(影音:張慈珉)

 

創業靈感留澳發想

 

「1.0時代憤怒屋設過簡易廁所,發現不得了,1組客人就接待不完」,年初創立的八里憤怒屋,由7年級中段班Joe(謝承佑)一手籌設,過去留學澳洲12年,以前在墨爾本就玩過「憤怒屋」,發現台、澳兩地「憤怒」風格迥異。

 

台灣人太浪費,中古市場貨源多,走趟社區回收場一定有『堪用家電』可收,澳洲那兒很少中古商品可砸,都買新貨給客人K,1個盤子5塊澳幣(約新台幣120元),拉高基本消費、難普及。」

 

砸玻璃瓶是簡配。(攝影:李昆翰)

 

在台開店,Joe一砸百萬,但第3個月就出現模仿同業,目前台北、新竹都有類似店家。

 

「做這行,砸報廢物爽度太低,那根本不是你生活中會出現的東西」,有客人打一打在休息區哭,他也兼諮商員,跟上關心幾句,「一聊2、3小時,超怕下組客人進不來。」

 

留澳時期,Joe本生活寫意。(謝承佑提供)

 

客人硬點名砸後方辦公區螢幕。(攝影:李昆翰)

 

幫轉介心理醫師

 

「憤怒屋不是醫療場所,來客情緒發洩若止不住,會建議轉介心理醫師」,除了發洩物能基本使用(至少正常開機),他計價方式採「砸了會會碎、越響亮」越貴,「防水材質、塑膠那種,多新多貴無用,砸下去無感,越砸越氣。」

 

「有的人就是不信我提供的是堪用品,硬點名要砸店裡辦公區螢幕,也OK,我價目表都貼好了(笑)」,遠遠望向這座年初還是亞洲首例的「憤怒屋」(目前新加坡、香港已有同業),坐落八里老街反方向,一旁住宅三兩戶,幾近工廠為主,隔兩條巷就是八仙樂園,恬靜清幽。

 

Joe十足洋味。(攝影:李昆翰)

 

都市百態

 

「鐵門關上,隔音OK,沒被投訴過」,最晚,他接過凌晨2點的客人。「一個晚上回家發現感情出現小三的上班族」,他講著憤怒屋客群主分兩區,一者為聲效娛樂而來;或為情緒宣洩報到。

 

白天每組客人之間,他至少抓半小時緩衝空檔,「你也不希望自己打一打,剛在休息區釋放哭泣,店家又急急放下一組放進來,那被硬聲打斷的劣質感,不完整也不私密。」

 

「憤怒屋護具不租直接取用,進發洩區1回最多2人,除非觀察性格不乖戾的群體才放3人」,他不怕客人為聲效娛樂來,「打完結帳,彼此開心,最怕1人獨自前來那種。」

 

八里恬靜郊區坐落台灣首座憤怒屋。(謝承佑提供)

 

扛不住催化情緒

 

他分析「情緒宣洩客群」常屬感情重傷害,「小三、小王滿場飛,護士幼兒園老師等長期照護業光顧比例也高,一般上班族、被保鑣護送來消費的老闆更有。」

 

他立規矩,發洩區一定全程錄影(凶器四散就怕客人躲著自殘)、離開發洩區,武器定得離手,「寧可拉下鐵門關店,就怕一路從裡打到外,扛不住。」

 

做憤怒屋,不要點燃客人怒火到無法收拾,只是燒到自己受傷,他界限謹守,不管來客進店情緒如何,不做任何催化,「那沒道德也危險。」

 

輪你上場?(攝影:李昆翰)

 

兩個乖戾案例

 

開店近1年,他自豪流血紀錄仍保「O」,只是2個客人讓他記憶深刻至今。

 

「1個男高中生,打到眼紅情緒崩潰,同行2友人直接定桿不多說,從螢幕監控,怕到想瞬間熄燈關店,冷卻他情緒」,另1個是陪男友來的女生。

 

「打著打著不知道點燃什麼,突然反手拿起地上玻璃碎片,對牆上1張噴漆笑臉默默狂,太詭異,男友看了牢釘一旁不得動彈」,Joe店影視檔案都備留,但希望跟警方配合調畫面的那天別來。

 

開得出口、砸得上手。(攝影:李昆翰)

 

走反路創業

 

放洋多年回台,他不愛台灣「凡事老往肚裡ㄍ一ㄥ」陋習,做起情緒宣洩行業的「憤怒屋」,他稱就像以前開主題餐廳,「對美食無感,其實一點都不喜歡賣吃的。」

 

「創業是這樣,一定得做自己不喜歡的東西,那看法才持平,賣自己瘋迷東西偏見容易作祟」,「你進什麼貨都順眼,太危險了。」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影音:張慈珉

 

Joe原為建商二代,家業中落自立開過餐廳、創憤怒屋。(攝影:李昆翰)

 

【延伸閱讀】
●【上報人物】砸爛不爽!焦慮退散 謝承佑創亞洲首座憤怒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