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京觀察站:習近平—是毛澤東轉胎還是遲到的蔣介石

范疇 2017年10月12日 07:00:00

19大後的習近平只剩下兩條路:40年前死去的毛澤東的轉胎,或者,一個遲到了50年的蔣介石。(合成畫面)

中共19大之後的習近平,在我看來只剩下兩條道路可走;或者,他走上一個40年前死去的毛澤東的轉胎,或者,他走上一個遲到了50年的蔣介石。當然,這是一種方便記憶的簡化說法,道理於下詳述。

 

戈巴契夫和李光耀的懸念已經bye-bye了

 

2012年在他上任後,還有許多人期望習近平成為中國的戈巴契夫,徹底改造中國共產黨,那時,甚至在中央黨校中都舉辦過共產黨究竟應該改名為「中國社會民主黨」還是乾脆就叫「中國社會黨」的座談會。另一種期待,乃希望他成為中國的李光耀,開始推行開明專制。然而很快的在兩年之內,由於中央的種種比前任胡溫時代還要緊縮的思想言論政策,人們放棄了他做戈巴契夫或李光耀的期待。

 

在收緊思想的同時,習近平開始強烈以腐敗名義打老虎,待得周永康2014年12月6日被逮捕,世人知道習是玩真的,人民也才開始真正的尊敬他。2014年,可說是習上台後最具挑戰性的一年,他以鄧小平以來30年沒人敢逮捕前任中央常委的魄力,逮捕了周永康以警示2012年推他上台的江澤民勢力。同一年,台灣發生了新世代318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運動,香港發生了一直延續到12月的新世代926佔中事件。

 

2012年在他上任後,還有許多人期望習近平成為中國的戈巴契夫,徹底改造中國共產黨。(湯森路透)

 

不可洩露的天機-台灣如何評價定位?

 

2015年初,在某種機緣巧合下,一位親近習的中年幕僚,在讀了我的《與中國無關》上下兩集之後,找到了我。雖為初次見面,但在談了六個小時之後,他透露了一件事,但要求我暫時不可洩漏天機。簡要說來,這件事如下:習上任之初,急於探索嶄新的治國方式及概念,於是聚集了一批頭腦清新包括海歸的青壯知識人士,集思廣益。某次會議上,眾青壯問他,究竟要他們做什麼事。據此位人士描述,習繞著彎子表達了一個看法,那就是發生在蘇聯的政治開放變革,初衷是對的,但是操之過急,領導不連續,歷經了戈巴契夫、葉爾欽、普丁的不連貫折騰,搞成了今天這種不上不下的亂局;習認為,倘若當年蘇聯能夠有一個連續20年政策一貫的領導人,以及一套完整無缺的治國理論體系,今天俄國的境遇會好得多。

 

據此位人士說,青壯幕僚團立即開始著手一套具有突破性的完整中國論述,但一段時間之後,察覺了一個大問題,就是其他的歷史問題、蘇聯經驗、世界問題都可邏輯論述,唯有一塊缺角他們不知該如何安置,那就是台灣經驗的歷史定位問題。青壯幕僚團認為,發生在台灣的民主現象,不能一筆抹煞,既不能否定,但也不能全面肯定。那麼,在理論體系中,該如何理解、評價、定位、安置台灣的民主經驗?

 

這位人士說,在讀了我的『與中國無關』書後,他感到其中的論述,似乎可以補齊那個缺角,因而前來求教。

 

佔中打亂了初衷

 

另外一件有意義的訊息是,習原本打算在2017香港特首選舉之後,藉由香港經驗,在19大至20大之間,將「香港特區」的半民主形式,推廣至中國內地。但是,一場佔中事件徹底的打消了這個可能性。據他暗示,佔中事件的處理方式,並不符合習本人的意思,而是有其他的勢力在主導。這訊息清楚顯示,2014年的習,雖然打了大老虎,但威權並未絕對樹立,虎群還在環視作對。這個判斷不是空穴來風的,就在2014年9月中旬習近平官式訪問印度總理穆迪的當下,1000名解放軍跨入印度境內挑釁,穆迪總理當場要求習近平下令撤軍,習也同意了,但是解放軍只在習返回中國的三天後才撤軍。這也清楚顯示了習當時無法指揮軍隊,當然這也是日後習「打軍虎」以及全國軍區改制為戰區、軍種指揮系統改組、大批量調動、撤換將領的大背景。

 

傳聞習近平一度打算在2017香港特首選舉之後,在19大至20大之間,將「香港特區」的半民主形式,推廣至中國內地。(湯森路透)

 

不能再拖的一本書

 

我雖然答應了那位人士暫時對這些訊息保密,但是,在接下來的2015整年當中,我看到習對台灣的政策,越來越往一貫的老論述靠攏,並且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因而寫了一連串的文章駁斥習對台政策的作為,並對台灣提出一次一次的側面警告。終於我覺得不能再拖下去了,因而在2015年底,我出版了《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一書,相當於勸戒習先生「勿忘初衷」,並且提出了我對如何理解、評價、定位台灣民主經驗的看法,同時提出了一個統獨之外的第三方案。這本書,據友人告知,中共中央的相關部門購買了一批分閱。此舉對我個人是福是禍,尚不得知,但是作為一個在中國居住過22年的台灣人,我覺得有絕對的必要,將台灣的民主經驗客觀的總結歸納,以免中共做出誤判的傷人傷己愚笨動作。

 

為什麼毛澤東或蔣介石?

 

回過頭來談,為什麼我覺得19大後的習近平只剩下兩條路:40年前死去的毛澤東的轉胎,或者,一個遲到了50年的蔣介石。路雖有兩條,但是請讀者千萬不要誤會這是習近平個人可以選擇的。在中國社會、人民的複雜情緒環境內,以及在中共黨內,形勢是快速流動的,而且形勢永遠比人強,這包括了最高領導。

 

習近平曾經感嘆「竟無一人是男兒」,我也相信他是個男兒,有他的個人價值觀。我曾在今年四月份的一篇文章,「定格百年的中共十九大」中有下述一段話:「2012年中共十八大,習的冒出,深具偶然性,這個定論此處不贅述。習上台後,世人只見其宮廷技能、統御權術過人,比較不察的是,比起前幾任(包括鄧小平)領導人,習是個哲學性比較強的人,這點比起毛澤東雖還差得很遠,但這個差距可能正是習的強項:有點抽象理想性,但又未強大到如老毛那樣的瘋狂和失去人性。習任職浙江時所發表的一系列「之江新語」專欄,細細看去,幾乎有點蔣介石想承襲曾國藩、王陽明思路的味道」。

 

略帶武斷的說,我感覺習近平是個兼具某些毛澤東特質、某些蔣介石特質的人,但是時空環境已經大大不一樣,所以,所謂的「毛澤東轉胎」、「遲到的蔣介石」只是方向的比喻;事實上,無論19大後習近平的權勢如何,他都做不了毛澤東或蔣介石。

 

以中國還有習近平現在的處境,習最多只能做到蔣介石。(湯森路透)

 

說他可能會走毛澤東路線的人,已經有一大把,相關的論述沒有一千篇也有數百篇。對於其實不太了解何謂「毛澤東」含意的台灣讀者,此處就不贅述了,有進一步興趣的讀者,上網去查查,就可知其一二或盡覽全貌。

 

那麼,為什麼說他可能成為「遲到了50年的蔣介石」呢?前述2012年時,許多人期待習做戈巴契夫、李光耀,但前面也已經分析,那已經是事過境遷的事了。其實當時,也有許多人期待他效法蔣經國,也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打開黨禁之門,讓人民逐步有選擇的機會。然而我判斷,即令在19大至20大之間,習的權威達到當年蔣經國在台灣的那種至高無上,習也做不了蔣經國,因為中國的問題太大了,從經濟到政治體制,共產黨對國家機器的掌握是難以取代的,並不是一聲簡單的「開放黨禁」就能順利過關的。最近網上流傳一張照片很能說明這個情況 -在某農村的一面大牆上,出現一個標語 :「中國不能亂,一亂就民主了」。這標語,我看其用意多半出自吃台灣「民主亂象」的豆腐,但是事實上講的是一個大現實:以中國的人口和體積,台灣花了30年還不盡人意的民主機制,若想在中國有序進行,那至少是50年-100年的事。然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一步是最艱難的。

 

習近平的歷史評價就落在2018-2022

 

以中國還有習近平現在的處境,習最多只能做到蔣介石 -心知肚明政治不開放是不行了,但先抓住機遇搞好經濟,政治開放的問題就留給下一代了。為什麼說「遲到了50年」呢?因為,蔣介石恐怕一直要到死前10年,也就是距今的50年前,內心才真正承認政治不開放是不行的了。

 

從人道觀點下的中國人民福祉,還有台灣的持續前進,我們當然寧可希望習近平成為遲到了50年的蔣介石,也不願看到他在中國政治鬥爭形勢逼迫下變成小毛澤東。10月18日至24日的19大,以及可能在25日就舉行的19大一中全會,世人就可看出端倪。然後,在2022年的中共20大之前,人們就可以對習近平做出最終的歷史評價了。 如果從前述那個「連續20年的一貫性」的念想來看,如果天意使得習近平做了蔣介石,以中國的世界地位,那麼20年後他就足以被評價為一個比蔣經國、李光耀偉大一百倍的政治家,但如果天意使得他走上小毛澤東之路,那麼中共甚至中國,勢必成為新時代的史達林和蘇聯、或是21世紀的法西斯,未來就真的不好說了。

 

部份台灣讀者心中會有一個疑問:讓中共走上蘇聯或法西斯路線,那它不就會早早垮台,而台灣就更快自由了?我只能勸心中有這念頭的人多讀讀歷史,多了解一點今日中國的人民焦躁感和勢力板塊,因為中國內部的非和平演變,其將產生的巨大泥石流,不論是經濟上的還是政治上的,首當其衝的第一站就是台灣。這點不可不知。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