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民窟裡的誓言 這是巴勒斯坦戀愛「進行」式

余尹倫 2017年11月11日 11:17:00

居住在阿卡巴的巴勒斯坦女子哈德爾接受《路透》訪問。(湯森路透)

一位來自東耶路撒冷的女孩與一位來自約旦河西岸的男孩,墜入了愛河,兩人卻注定無法展開婚後生活,除非他們低頭妥協,搬遷至一個座落在約旦河西岸、被以色列當局設下隔離牆包圍的貧民窟。

 

對嚮往婚姻生活的巴勒斯坦新人夫妻而言,人口擁擠、道路凌亂、充斥毒品及暴力犯罪的阿卡巴(Kafr Aqab)絕非首選之地,而是避之唯恐不及。但基於以色列、巴勒斯坦管轄地的現實考量,阿卡巴竟也能變身為搶手之地,理由很簡單,至少在此處兩人可以合法過日子。

 

約旦河西岸 VS 東耶路薩冷

 

居住在東耶路撒冷、23歲的阿爾坎(Yacout Alqam)透露,「身分證件本身就是個問題。」她目前持有由以色列當局發出的耶路撒冷居民證,雖不具公民資格,依舊享有不少福利。但她住在約旦河西岸的同齡未婚夫拉提法(Adham Abu Lateefa)就非如此。

 

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戰爭」後併吞東耶路撒冷,該行動至今未獲國際承認,同樣被以色列占領的約旦河西岸,目前大部分由其管轄,少數地區由巴勒斯坦進行有限度管理。

 

位處耶路撒冷近郊的阿卡巴被以色列當局興建的隔離牆包圍。(湯森路透)

 

根據以色列政府規定,持有約旦河西岸身分證件的拉提法,不得在東耶路撒冷定居,而身為東耶路撒冷人的阿爾坎,若執意前往約旦河西岸生活,則恐喪失耶路撒冷居民證。她必須證明自己住在耶路撒冷才得繼續持有該證件。

 

迫於眼前局勢,兩人決定移往阿卡巴,加入其他無數對「混種」伴侶的命運。阿卡巴比鄰東耶路撒冷,當地民繳交的稅款與東耶路撒冷人相同,因此解決了阿爾坎上述的難題。

 

這意味對以色列當局而言,住在阿卡巴的阿爾坎依舊是位東耶路撒冷居民。

 

一名走在阿卡巴住宅區間的男孩。(湯森路透)

 

當地人口暴增

 

另外,阿卡巴被圍牆及軍事檢哨站自東耶路撒冷隔開,代表拉提法得自由居住在此。

 

地理位置外加管轄權的特殊性,導致當地人口暴增,原本數千人的小鎮,現在已成為數萬人的家園,而他們擠身的高樓建築殘破不堪,房價僅為耶路撒冷的1/4。

 

處境類似阿爾坎的教師哈德爾(Haya Khader)18年前與來自約旦河西岸的丈夫結婚後,便定居在阿卡巴。

 

據她所述,婚後不久當地巴勒斯坦居民發動起義,以色列政府則以興建隔離牆回應,稱圍牆是保護以色列城市的堡壘(bulwark)。

 

哈德爾7日接受採訪時露出笑容。(湯森路透)

 

「無人管地帶」

 

哈德爾透露自己痛恨在阿卡巴的日子,因為該處猶如「無人管地帶」,導致公共服務品質低落。以色列當局據悉顯少介入管理,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又無管轄權。

 

相較哈德爾已不再對眼前抱持希望,阿爾坎對重返東耶路撒冷還懷抱一絲希望。拉提法或能憑藉以色列的家庭團聚程序被准許定居耶路撒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