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台版「丹麥女孩」張以琳 致我摯愛的妻子、女友與男友們(上)

陳德愉 2017年12月02日 16:20:00

張以琳在27歲前是男人,結過一次婚,有深愛的前妻;27歲以後是女人,交過4個男友和1個女友,所有感情關係她都經歷過,以各種形式、各種身份。(攝影:李昆翰)

第一次和張以琳見面,她看起來心事重重,我問她怎麼了,她坦白地回答:「我的工作就做到明天。」張以琳現在在一家瓦斯行上班,老闆還是個有名號的道上兄弟。

 

「是因為發現妳是男變女的跨性別者,所以老闆不喜歡妳嗎?」我替她憂慮起來。

 

「我想應該不是——」大眼睛裡頑皮的光芒一閃而過,張以琳抿著嘴似笑非笑地:「如果他真的不喜歡我,也不是因為這個,而是因為他覺得我是T——」在這個僵固的男/女兩分情愛世界裡,張以琳像隻蝴蝶般地任性地飛過各種界線,對「兄弟」來說,還真的太難以理解了。

 

留著一頭酷酷的Tomboy短髮,張以琳跨性別者的身份,對「兄弟」來說,可能很難理解。(攝影:李昆翰)

 

一般人對「男跨女」的變性者,都有「比女人更為妖嬌」的印象,不過,張以琳完全顛覆這個「刻板印象」。不施脂粉、身材微豐,分明長著一張大眼睛高鼻子的美女臉,可是跨開大腿一屁股坐下,叼著菸聊人生,又是個標準的「女子漢」。

 

「我喜歡當女生裝MAN。」她咬著菸屁股,笑嘻嘻地說。

 

之一‧ 剛分手的小女友

 

今年二月她才失戀,對象是個小她15歲的年輕女孩。「她本來是我乾弟的女朋友,和我乾弟分手後,天天來我家找我聊天,一起追劇,就這樣在一起了。」張以琳說。女孩一個人在台北,很快就搬進她租的屋子裡,兩個人和一隻貓共同生活。

 

之前張以琳和朋友們一起投資開早餐店,一年多後賠本收場,後來與女孩交往,也分手告終。「我其實能了解,她想和一個真正的男人在一起,可以生孩子……」張以琳說。

 

雖然女孩開口分手交了別的男友,但是還是住在張以琳這兒,「朋友都勸我千萬不能再這樣下去……」煎熬了一陣子,她最後趕走女孩。

 

女孩走了,但是張以琳在電視機前擺上一張放大的兩人合照。「我媽也說我這樣是自虐。」她苦笑:「沒辦法,我就是會喜歡上相處很久的人。」

 

張以琳一張大眼睛高鼻子的美女臉,很是標緻,但又帶著一股男兒氣。(張以琳提供)

 

張以琳在27歲前是男人,結過一次婚,有深愛的前妻;27歲以後是女人,交過四個男友和一個女友,當過酒店小姐,也當過有婦之夫的小三。所有感情關係她都經歷過,以各種形式、各種身份。這樣的生命歷程當然是煎熬的,是信仰支撐著張以琳活下來,所以,她是虔誠的基督徒。

 

「我比較晚發育,國三才開始出現性徵。我發現自己居然無法接受身體的改變,聲線越來越低,體毛變長變捲……種種的改變都讓我非常厭惡自己,更不要說性器官了!」嚮往女性纖細瘦小身材,張以琳開始減肥,一天只吃一餐,搞到營養不良性貧血。

 

外觀看起來,張以琳就是一個臉色慘白身材纖細的男孩,甚至因為他比一般男孩看來陰柔,使他反而成為「女孩之友」,常常和學姐們一同活動,一起讀書、一起聊天、一起逛街,學姐們都叫他「東方不敗」。

 

青少年時期的張以琳身材纖細,相較於同齡男孩還多了一份陰鬱陰柔。(張以琳提供)

 

張以琳(右)陰柔的氣質讓被同學封上「東方不敗」的名號。(張以琳提供)

 

之二‧ 我深愛的前妻

 

「我的前妻,就是我的高中學姐,」張以琳說:「我對她一見鍾情。」那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雙性戀。

 

兩個人交往半年後,張以琳向學姐出櫃,告訴學姐他其實想要當女生。話才說出口,學姐馬上轉頭就跑!張以琳著急地大街小巷找她沒找著,沒想到,一個多小時後學姐走回來,告訴他:「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你想怎麼做我就幫你吧!」

 

電影《丹麥女孩》,藝術家夫妻Gerda陪伴幫助丈夫Einar走過變性路程的故事竟然真實在台灣上演!電影裡的兩人,動人真情和互相理解跨越了性別;在現實裡,因為人生艱難,張以琳和學姐的感情卻是更為深刻。

 

「在那之後,學姐開始幫我買避孕藥服用(女性賀爾蒙)。」張以琳說。父母在他國中時離婚,父親去中國工作,母親和弟弟則搬去花蓮,家裡只剩下他一個人。國中時受歷史老師的引導受洗,他每晚都流著眼淚問上帝:「為什麼是我?不讓我當女生為何不讓我死?」就在這時候,學姐搬進他家,每天晚上陪伴情緒不穩定的張以琳,兩個人相依為命共同生活。

 

「如果不是學姐和宗教信仰,我應該18歲之前就自殺了!」張以琳說。

 

電影《丹麥女孩》中,主角內心中隠藏著想變為女人的欲望,他與妻子取得相互理解後,兩人感情昇華成跨越性別的愛。(圖片取自《丹麥女孩》預告片)

 

交往7年,在2000年的最後一天,張以琳向學姐求婚,「我還記得她的回答是『隨便』!」張以琳老實地說,那時候很想辦結婚的原因是,做了變性手術後成為女生,就無法和學姐結婚了。

 

想要變性,又想要保留這段感情,張以琳坦言:「和學姐結婚,是我這一生做過最浪漫的事,不過,也許在我妻子的心裡,一個正在做變性手術評估的先生,並不是她想要的婚姻。」

 

就在張以琳快要拿到診斷證明可以進行變性手術時,妻子突然離家不告而別,他到處都找不到她,最後他打開妻子的ICQ(網路通訊軟體),才發現妻子已經有「網公」(網路上的老公)了。

 

「我打電話給那個男人,告訴他,我是她的先生。」張以琳說,他們約在台中火車站,男人把妻子的手交到張以琳的手上。「我沒說話,拉著妻子的手就往回走,走了幾步,她突然哭了起來…我問她:『妳哭什麼?』,她說:『我捨不得…』」

 

於是張以琳心一橫,又牽著妻子的手回去找她的男友……。

 

抱著手上的貓回憶前妻,張以琳說,和學姊結婚,是她一生做過最浪漫的事。(攝影:李昆翰)

 

變性手術前,張以琳把妻子約到西子灣,問她:「如果我不變性了,妳願意回到我的身邊嗎?」

 

這是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常來嬉戲的地方,最後也成為他們分手的場景。妻子回答:「做這手術,是你一生的心願,我也不願你為了跟我在一起以後怨我;同樣的,我也不願意為了回到你身邊,錯失這段感情將來怨你。

 

之三‧ 變性後,我與雙親的和解

 

張以琳是騎著摩托車送妻子走的,一路唱著周杰倫的歌掩飾自己的嗚咽。就這樣,他上了手術台,做了變性,也做了隆乳。手術同意書是媽媽簽的,手術前,爸爸打電話痛罵媽媽,連三字經都罵出來。

 

「不過,手術後兩三天,爸爸帶著魚湯來看我,一看到我就說:『你這嘛變查某了,阮愛安那照顧?』。」

 

「我的爸媽是打從心裡不能接受我變性的,只是社工員和我媽媽談了比較多而已。」

 

「不過,最近我和媽媽一起去香港玩,我們兩個手挽著手在路上走,我媽媽突然對我說,她從前一直希望有個女兒,能夠和自己的女兒一起逛街……。」

 

講到這一段,一直烏雲慘霧的張以琳終於露出了笑容:「我媽跟我說,現在這樣和我挽著手逛街,還不錯!」

 

【台版丹麥女孩張以琳】

怪物、小三、被酒客強暴的「女人身」各種(下)

●快問快答:變完性後,做愛會有高潮嗎?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