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於中國的安非他命 竟然是納粹德國作戰時的助力?

譚健鍬 2017年12月03日 20:00:00

二戰期間,正在抽菸的德軍(ww2gallery@CC.BY 2.0)

安非他命是一種神經中樞興奮藥,服用後會明顯感覺自信心倍增,變得膽大冒險又精神高度集中,容易亢奮激動。與此同時,饑餓、口渴、疼痛等感覺會減弱,甚至不想睡覺,目前多數國家已將其列為毒品。

 

然而,安非他命的老祖宗其實不在德國,而在古老遙遠的中國,它的「先祖」靜靜地生長在西北草原上。

 

中國的傳統藥材裡有一味「麻黃草」,這種常見植物的模樣頗為怪異,沒有葉子,只有莖桿露出地面。粗壯的莖桿收割下來晒乾捆綁後,活像一束束箭。三千多年前新疆一帶的人就已意識到它的作用,近年在考古發掘中,經常在出土古人類遺骸的身旁發現麻黃草,由於新疆乾燥,這些隨葬品得到較好的保存。後來,隨著張騫通西域,當地的麻黃草很可能從漢朝開始逐漸傳入中原,並被漢人引為藥材。

 

麻黃草經過蒸煮提煉後可得到麻黃素,人們拿來治療傷風感冒,止鼻涕、平喘很有療效,如麻黃桂枝湯或麻黃附辛湯,都是古代著名的方劑,但古人並不清楚其化學成分。進入近代後,科學家透過麻黃素提純得到麻黃鹼(ephedrine),終於以實驗證實這類物質可以興奮交感神經、抑制自律神經(又稱植物神經、自主神經)。交感神經一興奮,血管就會收縮,鼻腔血管也跟著緊縮,血流減少,分泌物自然減少;同時,氣管平滑肌一旦擴張就便於呼吸,氣管也跟著打開,那些因氣管不暢而導致呼吸受阻的人,自然覺得舒服多了。此外,人的神經系統要是格外興奮,循環系統也會加速運轉,心跳加速、心臟幫浦加強。與此同時,消化功能和性欲則降低。總體來說,交感神經系統的亢奮,就是為了讓人準備應對緊急的事情,包括爭鬥、比賽、逃跑、解決難題。在其他哺乳動物身上,情況類似。

 

在這個基礎上,人們經過化學加工,又製造出了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長江後浪推前浪,作用更顯著。到此為止,這些都是現代醫藥的常客,很多感冒藥都拿它們當主角,也不算毒品,但它們距離毒品只有一步之遙。

 

麻黃草(圖片取自百度百科)

 

二戰全面爆發前,日本人長井長義已經發現了麻黃鹼的後代衍生物─脫氧麻黃鹼,即甲基苯丙胺(安非他命)的奇妙作用。一九三八年,柏林的泰穆勒製藥公司正式向市場推出這種新藥,大受歡迎,它的初衷並非為了讓士兵興奮,僅僅為了治感冒而已,但它很快就引起納粹軍醫奧托.蘭克(Otto Rank)的注意,此人的另一個身分是柏林軍事醫學院免疫生理學研究所主任。戰爭爆發時,蘭克透過臨床實驗發現,這種藥極可能助德軍一臂之力。第一批受試者便是入侵波蘭時的德軍司機,他們服用脫氧麻黃鹼後變得不知疲倦、勇猛異常,而且情緒高漲、鬥志旺盛,最神祕的是駕駛技能完全不受影響,精細操作似乎更加嫻熟,開著軍車在波蘭腹地長驅疾如電,搶了步兵很多風頭。此一結果讓蘭克和德軍高層喜出望外,安非他命由此受到士兵的青睞。

 

一九四二年六月,德軍印發了美其名曰《抗疲憊指南》的「服藥說明書」,其中寫道:「(脫氧麻黃鹼)每次服用兩片,之後三到八個小時可以不用睡覺;服用兩次,可以讓你堅持二十四小時戰鬥不停。」納粹分子甚至強迫戰俘和囚徒服用這類藥品,讓他們不知停歇地為希特勒從事各種超乎尋常、慘無人道的體力活。

 

德軍橫掃西歐、直逼英倫的那段日子裡,據檔案揭示,大約有三千五百萬片安非他命及類似物被發送給德國陸軍和空軍,伯爾肯定也嘗試過。只不過數量顯然供不應求,不少士兵寫信請親戚朋友幫忙寄來。他們不清楚安非他命的嚴重副作用,但官方心知肚明,發覺有些士兵過量服藥後會狂躁不安、血壓和心跳不穩定、幻覺叢生、腹痛腹瀉、噁心嘔吐,甚至死亡。更可怕的是,很多人對藥物逐漸產生依賴,愈服用愈大量,小劑量根本沒效!

 

脫胎於麻黃鹼的安非他命簡直青出於藍勝於藍,副作用異常可怕,這是安非他命被許多國家標定為毒品的根本原因,也是麻黃草和感冒藥麻黃鹼必須受國家監控的原因─不法分子若想把這些東西加工成冰毒、安非他命,簡直易如反掌。

 

德軍中的明智人士試圖限制此藥的使用,無奈愈來愈殘酷的戰爭狀態和愈來愈不利的戰爭形勢,迫使更多士兵選擇嗑藥,軍方只能半睜半閉,畢竟打勝仗才是最緊要的事,健康和後遺症誰都懶得理,希特勒也只想著燃眉之急。對於普通士兵而言,他們嗑藥不過是為了完成上級安排的任務,為了不被打死和活捉,或純粹為了活下來,哪怕只是暫時地活著。

 

日本生產的所謂除倦覺醒劑 Philopon,主要成分就是這種安非他命。戰爭末期,垂死掙扎的日軍組織「神風特攻隊」,其敢死隊員正是服用了安非他命後,駕著戰機瘋狂衝向美國艦隊,試圖同歸於盡。

 

戰後,很多戰爭倖存者紛紛出現各種各樣莫名其妙的神經症狀,有的最終久病臥床,喪失了勞動力和生活能力,早早離世,結局非常悲慘。各國政府才逐漸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紛紛立法禁止安非他命的生產和使用。

 

二戰至今,儘管全球性戰爭不再出現,但局部戰爭此起彼伏,未曾停息。只要有戰爭,安非他命的幽靈就會在硝煙上空盤旋。而安非他命另一個響亮的名字─冰毒,更在企圖一夜暴富的人眼中成了不折不扣的搖錢樹,它的身影在表面繁華的地段鬼鬼祟祟地搖曳,在鶯歌燕舞、燈紅酒綠中搔首弄姿,從來不曾停歇,只因人類永遠藏著無法填飽的欲望,而能使欲望無限滿足和放大,正是冰毒的誘人之處。

 

*本文摘自《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譚健鍬

廣州中山大學醫療系畢業
廣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內科碩士
香港家庭醫學學院家庭醫學文憑
現任澳門鏡湖醫院心臟內科醫師,專擅心血管疾病診療

澳門作家協會會員
澳門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常務理事
《澳門日報》專欄作者

愛好歷史與文學,醫療工作之餘投身寫作,多次獲得文學創作獎項。
著有《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病榻上的龍》等。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書摘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