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賴清德是怎麼「黑」掉的

陳嘉宏 2017年12月06日 07:02:00

一旦要參選的黨籍縣市長與縣市議員出手切割蔡賴體制,那才是民進黨政府更大的危機。(攝影:李昆翰)

從擁有全國政治人物最高政治聲望,到造成民進黨在年輕族群滿意度大跌的元兇,賴清德僅僅花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就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賴清德是怎麼「黑」掉的?他還有沒有機會再扳回劣勢?從他起心動念提出一例一休修法案,到面對質疑時的危機管理,都足堪所有政治人物的借鏡。

 

《勞基法》作為規範勞工最低工作條件的法令,每次修法都引起極大的爭議;關鍵在於一部勞動法本就不足以涵括日新月異的勞工工作樣態。在「一部法令走天下」的窘況下,《勞基法》只好不斷出現「例外許可」的規定;例如,1984年制訂《勞基法》時就已經規定「勞工每七日必須有一日例假」,但因為窒礙難行,兩年後就由內政部出了一項函釋宣稱:「如遇有必要,得徵得工會或勞工同意後,於各該週期內酌情變更。」形同凍結七休一。這種「許可制」更衍生成各種「變形工時」入法,其中最厲害的「四週變形工時」更以連續上班12天為常態,只要被列入適用的行業最高甚至可以要求勞工連續上班24天而不違法。

 

「例外許可」的特色就法令訂得很嚴格,但執法時卻做不到,當例外越開越多,法令就越沒尊嚴,甚至不被遵守,勞資政三方就在合法與非法之間遊走。不只勞工的休假是如此,勞工休息及加班等等規定亦如是,搞到最後,沒有人懂得真正的規定是什麼?法令也形同具文。

 

賴清德鬆綁七休一的著眼點在於此:既然做不到每個行業七休一,那就鬆綁,只要抓住每週40小時工時、最高多出一又三分之二倍的加班費以及每七天一例一休(儘管可以調挪)就可保護勞工。就因為「立法從嚴、執法從寬」太偽善,「立法從寬、執法從嚴」才能顯示政府的「大有為」與執行力。只不過賴清德忽略了,在維護勞動權力這件事上,勞工長期以來根本不信任政府,後者從來不是前者的後盾。

 

有關勞工輪班間隔也遇到同樣的問題。儘管現行《勞基法》已將輪班制勞工至少必須連續休息11小時入法,但行政院一直遲遲未訂出施行日期,原因就在於三班制輪班行業根本周轉不過來,使得不少行業仍停留在休息8小時的階段。政院新版改為「原則11小時、例外8小時」,再加上兩道把關機制,其實意在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但與鬆綁七休一面臨一樣的問題:政府的把關機制根本不被信任、勞工於是認為民進黨政府背叛它們。

 

事實上,這次修法儘管以「微調一例一休」為名,但真正跟一例一休有關的,僅有休息日加班費由做一算四、做五算八的擬制工時改為核實計算;上述如「鬆綁七休一」、「放寬輪班間隔」的規定,都是政院自己加碼,意在化解法令與現實脫節的沈痾;但就連資方團體代表自己都坦承,能鬆綁七休一最好,不過這不是他們最重要的訴求。

 

資方要「五毛」,賴清德給「一塊」,這來自於賴清德長期以來在台南的產業與勞資互動經驗,也源自於賴清德長期以來總維繫高滿意度的自信。但就因為太過自信,賴清德忽略了目標與策略手段的權衡,也沒有意識到,即便勞工強制七休一日的規定早已腐朽,但仍是許多勞工面對職場時的「心理安定機制」;貿然奪去七休一,又無相對應的補償,終於匯聚出這場政治危機。

 

賴清德或可用《勞基法》修法案不可能「無痛分娩」自我安慰,認為只要撐過這波抗議,終能過關;不過,整個民進黨政府,從蔡英文總統到即將投入明年選舉的年輕市議員參選人一定都清楚,這次上街頭反修法的勞團工鬥團體,以及發生名譴責修法的學者聯盟、20多所大學學生會,多數都是兩年前支持民進黨執政的主力,這必然反映在明年的地方選舉。一旦情況持續惡化,要參選的黨籍縣市長與縣市議員也出手切割蔡賴體制,那才是民進黨政府更大的危機。

 

《勞基法》修法草案只是出了委員會,還有機會在朝野協商階段修改。既然這次修法是要處理一例一休之後的彈性問題,那就按部就班地處理提高加班上限與加班工時帳戶,等到修改《工會法》協助勞工普遍成立工會,以及政府勞檢能量提升到足讓勞工信賴的程度後,再討論是否鬆綁七休一與輪班間隔等等問題。擇善固執與執拗任性往往在一線之間,這是賴清德艱難的考驗。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延伸閱讀】

● 社評:關於一例一休再修法 你到底該氣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