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一場西藏神祕奇遇翻轉人生 廣告女王黃瓊儀(上)

陳德愉 2017年12月31日 14:30:00

黃瓊儀是台灣目前最大的廣告代理商集團「創集團」的創辦人,但除了「廣告女王」的職場身分外,她還有一項為人所知的特異功能,能夠以色彩學進行心理療癒改變能量。(攝影:陳育陞)

黃瓊儀今年54歲,個子高高的,總是穿著簡單的運動上衣、牛仔褲和球鞋,深邃的五官不施粉黛,鼻梁上架著長方形黑框眼鏡。講起話來,眉飛色舞,情感滿溢到手指尖,既像是溫暖親切熱心服務,應該投她一票的里長媽,也很像早上在校園運動時,偶而碰見的熱血小學校長。

 

不過,她都不是,她是廣告女王—「創集團」的創辦人暨發展長(CEO)。這家台灣目前最大的廣告代理商集團,旗下有30家子公司,300位員工,服務超過300家品牌。她以與小公司合作持股的方式,快速擴張,在短短6年間,「創集團」資本額從幾百萬狂升破億。

 

黃瓊儀曾經是台灣最大本土廣告公司聯廣公司最年輕的處長,頂著大濃妝戴著大耳環滿手大客戶,三吋高跟鞋叩叩叩地出入台北各高級場所,以女強人的姿態見證了90年台灣經濟起飛的盛況。她也曾經創業失敗,負債千萬,父親過世,自己的眼睛手術失敗單眼視力是零。

 

「就是背到——」黃瓊儀說:「我忍不住向老天大喊『我可以再背一點!』。」

 

這樣一個谷底翻身,打敗身體殘障,創業成功的女性故事已經夠精彩了,但是黃瓊儀還不只是這樣。

 

和黃瓊儀熟的人都知道,她有一個特異功能,能夠以色彩學進行心理療癒、改變能量,除了幫忙朋友「問感情問錢財問事業」外,還有朋友的孩子求學不順陷入憂鬱,固定來找她談話。黃瓊儀甚至還組了一個代號「米諾達」的組織,專門做色彩學心智研究。

 

這個神奇的能力,是從遙遠、遙遠的山上來的;就在黃瓊儀人生最低潮的時候,她去了一趟西藏,在那裡,她遇見了一個改變她一生的老人,送給她一份流傳千年的寶物…

 

當我把黃瓊儀的故事講述給同事聽時,只見他眼睛一亮,大喊:「奇異博士!」

 

她,就是有辦法把自己的人生過得像漫威電影裡的超級英雄。

 

黃瓊儀國小便是個大近視,近視高達一千多度。(黃瓊儀提供)

 

「超級英雄」的藍色童年

 

「我的媽媽是童養媳,四五歲時送到宜蘭市的阿公家,想家的她,自己走回礁溪鄉,哭著抱住我外婆,請外婆不要把她送走。但是外婆告訴她:『我已經答應人家了。』,就把她又送回去。」

 

「因為是童養媳,所以媽媽一直很壓抑。」

 

媽媽生活的環境是什麼樣子的?我問黃瓊儀。

 

「爸爸是獨子,我們一直都和阿公阿嬤住。爸爸因為工作長年不在家,就是媽媽在伺候公婆。」阿公是非常暴躁嚴厲的人,黃瓊儀還記得,祖厝是四層樓臨街的透天厝,媽媽在一樓開打字行,有一次媽媽買了一個新鞋櫃,阿公非常生氣,就在媽媽開的店門口,用藤條抽打媽媽。

 

「那時候,我媽媽已經四十幾歲了。」

 

黃瓊儀(後排左二)國中時期全家福。(黃瓊儀提供)

 

黃瓊儀有一個姐姐一個弟弟,大姊四五歲時,感染了小兒麻痺,從此殘障。

 

「我姐姐每次放學回家,走過街上,都會被小朋友們嘲笑,大人們則是在旁指指點點,說我們家一定是做了什麼壞事,所以孩子才會這樣…」

 

「我姐姐非常痛苦,我和她從小睡在同一個房間,她常常悲憤到沒有辦法發洩,只能雙手握拳,一直捶我…」

 

童養媳的媽媽、小兒麻痺的姐姐,她們都是被命運擺弄、受盡欺凌的女人,她們的苦痛無處訴說,只有這個小女孩,一路在旁,承擔了她們的壓力與苦痛。

 

黃瓊儀回想兒時經歷,想到受盡欺凌的母親與姊姊,不禁眉頭深鎖。(攝影:陳育陞)

 

「有一次,我放學回家滿身臭汗,直接衝去洗澡間洗澡,沒想到我姐姐也想去洗。當她發現我佔用了洗澡間時,竟然走到洗澡間前,瘋狂地用手搥打玻璃門,我聽到『哐啷』一聲,趕緊往旁邊跳開,一抬頭,」黃瓊儀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四十年了,宛如昨日,「玻璃門竟然被打破了一個大洞,我就從那個大洞裡看到姐姐的臉,她看著我,也愣住了,手腕上清清楚楚的骨頭暴露出來,血沿著玻璃流、流、流得滿地都是。」

 

傷得太重,從此姐姐右手的手指不靈活了。姐姐後來得了憂鬱症,一直想自殺,有一天在黃瓊儀面前,用手打破房間窗戶玻璃,拿著玻璃要割腕。「我從小就知道,不論我姐姐想要什麼,我都會想辦法給她。」黃瓊儀輕聲說。

 

她知道姐姐在受苦,想讓姐姐笑一笑,一個孩子能做的事情真的非常地有限。「有一天我們在野外看到樹上有朵花,姐姐說很漂亮,我馬上跑過去要摘下來給她,沒想到樹下竟然有個糞坑,我掉進去差點淹死。」

 

上面是生病的姐姐,下面是獨子弟弟,佔去了大人所有的關愛,黃瓊儀說:「連我媽都說,我是自己長大的。」她有一個深刻的印象,三四歲的時候,就能自己爬上椅子,用手抓桌上的飯菜吃,從來不知道「被餵飯」是什麼意思。

 

童年的唯一溫暖…是爸爸

 

唯一給她溫暖的是爸爸,長年在外工作的爸爸發現了這個孩子,「我爸跟我媽說:『這個女兒,我們是真的都沒有照顧她。』」黃瓊儀說。

 

黃瓊儀的童年夾在殘障姐姐及長男弟弟中間,因此時常被家裡忽略。對她來說,在成長階段,唯一給她溫暖的人就是爸爸。(攝影:陳育陞)

 

心裡一直記掛著這個被遺忘的女兒,有一年暑假,爸爸真的把她帶去上班了。

 

「我那時候大概是七八歲,白天和爸爸一起去上班,晚上住在宿舍裡。」

 

爸爸工作時,她乖乖地坐在旁邊自己一個人畫圖、摺紙,有時候,什麼也不做,就是看著爸爸。「爸爸管理屬下很有氣魄的,但是又很認真很仔細…」黃瓊儀講得津津有味,四十幾年了,發黃的記憶,漫長的思念,再疊上了黃瓊儀自己的人生經驗;於是,一切最美好的形象都是爸爸,「去上班」就是她童年最甜蜜的家庭回憶了。

 

可是,爸爸在家裡的處境也同樣悽慘。「我家一年只會同桌吃一頓飯,就是年夜飯。」阿公一逮到機會,就開始痛責爸爸,「說他賺錢少啦,年終獎金少啦什麼的。」黃瓊儀高中時,有一年的年夜飯,阿公循往例又開始罵爸爸,黃瓊儀受不了,站起來發飆要阿公別講了。

 

全家人都傻眼,一愣一愣地看著黃瓊儀,爸爸突然站起來,青筋一閃一閃,一句不吭,直接兩手按住桌沿,把桌子給掀了!滿桌的飯菜哐啷地砸碎一地。
「我媽和我阿嬤趕緊把我推上樓去,怕我被揍!」

 

「我爸真的對我很重要,」她低沈半响:「可以說,我這一生所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讓他高興,讓他有一點點以我為榮。」

 

對黃瓊儀來說,童年一切最美好的形象都是爸爸,她自己一生所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讓他高興。」(攝影:陳育陞)

 

大學畢業後,黃瓊儀進入當時台灣最大的本土廣告公司聯廣公司,日以繼夜的拼命工作,「每天都11點才踏進家門。」,三十幾歲就當上業務處處長。正在前途似錦時,父親突然罹癌過世,她的人生一下子失去座標。

 

「我突然覺得,我的人生繼續往這方向走,沒有什麼意義了!」她說,父親生病期間,一向好強的她變得脆弱,「做了很多怪力亂神的事!」黃瓊儀承認,她曾經向城隍爺許過願,若爸爸能撐完過年,就去當兩年的義工還願。於是,父親過世後,黃瓊儀真的辭去高薪的廣告公司工作,還願去了!

 

沒想到的是,她的奇遇,卻是從此開始!(廣告女王黃瓊儀...下集

 

【延伸閱讀】
●【上報人物】一場西藏神祕奇遇翻轉人生 廣告女王黃瓊儀(下)

●【2017上報年度風雲人物】彩虹曙光等了41年6個月又24天 同運先驅祁家威

●【2017國際年度風雲人物】瘋狂核武計畫擾亂東亞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上報人物】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一手帶大女兒 神勇奶爸陳廷宇(上)

●【上報人物】你在家很閒吧?「黃臉公」的祕密心事 陳廷宇(下)

●【好老公指南】地方媽媽需要你 奶爸陳廷宇教妳如何訓練「豬隊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