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公衛視角:動員對抗NCD 借鏡愛滋病運動 

布斯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主管

 

斯普拉格

●全球愛滋病毒攜帶者董事

 

 

非傳染性疾病(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NCD),如心臟病、中風、癌症、糖尿病和慢性肺病等,造成了全部死亡案例的70%。無可反駁的證據證明,吸煙、不運動、不健康飲食和飲酒過度會增加因NCD而過早死亡的風險。

 

肥胖菸草酒精增NCD風險

 

但儘管這些風險早已眾所周知,全球肥胖率仍居高不下,而菸草酒精消費量在不斷增加。在這一背景下,NCD聯盟網路於12月9~11日在阿聯酋召開了第二屆全球非傳染性疾病聯盟論壇

 

在我們尋找控制NCD的方法的過程中,應該著眼於消滅愛滋病運動的經驗。攜帶愛滋病毒並受其影響的人不斷地推動著回應措施,而他們獨特的動員形式也有助於進步。儘管革命尚未成功,但對抗愛滋病的活躍分子知道勝利一定屬於他們。

 

動員起來的NCD運動能夠改變這股潮流。但是,《刺胳針》(The Lancet)雜誌編輯理查·霍頓(Richard Horton)在2015年把NCD運動形容成,「需要給他們的半昏迷的靈魂來一次電擊」。他還說:「但誰有興趣來當電擊者?」

 

活動、預算、聯盟缺一不可

 

我們相信,愛滋病活動家的很多經驗可以借鑒。隨著NCD的防治獲得全球關注,尋求控制可預防疾病的人應該借鑒愛滋病組織的ABC

 

NCD運動份子需要考慮的第一點是A,即活動(activism)。40歲以上的人都能想起愛滋病活躍分子在全球科學會議上的裝死示威。在美國,愛滋病活躍分子走上街頭,甚至在1988年10月的某日令食品和藥品監督局總部關門 。全球而言,活躍分子遊說政府和製藥公司降低藥品價格。這些活動還在繼續,並理應成為NCD運動的榜樣。

 

其次,NCD運動份子必須果斷推進制定預算(budget),即愛滋病運動戰略中的B。公民組織和草根活動或許能夠注入早期能量,但組織和維持廣大聯盟需要資金。愛滋病運動從一開始就非常明確這一點,並有效地遊說資源以支持其主張和責任。

C則是聯盟(coalition):愛滋病運動很快就認識到,只有獲得了多樣化的支持,才能取得進步。活躍分子建立起愛滋病攜帶者和其他問題關注者(如女權、智慧財產權、營養和住房等)之間的聯繫。不同問題的聯盟和運動,如果能夠將政府內部人士和外部人士聯合起來,形成觀點和專業知識的合力,則能夠起到最大的效果。

 

在解決疾病機構中擁自己的代表

 

愛滋病運動還得意識到,要讓支援得到推廣,對於這種傳染病必須採取整體回應措施。因此,D——成功的決定因素(determinant)——是要吸引對挑戰的聯動性的關注。例如,遊說教育領袖讓女孩讀更長時間的書,從而幫助年輕人們獲得知識以做出關於何時和和誰談論安全性行為的明智的決定。

 

致力於貧困、性別和營養問題——這些都是助推愛滋病危機的因素——的相關組織之間也形成了聯繫。NCD的致病原因不是孤立的,同樣也要求多管齊下的預防之道。

 

參與(engagement)——E——給了愛滋病運動巨大的影響力。愛滋病運動支持者借鑒了殘疾人權利運動的策略,打出了我們的事,我們都得參與的口號,要求在解決疾病問題的機構中擁有自己的代表。比如,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仍然是唯一一個理事會中有來自公民社會代表的聯合國機構。這一規範被強力嵌入在愛滋病運動中,沒有愛滋病攜帶者代表參與的愛滋病會議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疾病預防運動還必須發展出有說服力的敘事,而F——界定(frame)問題——是愛滋病界贏得政治領導人支持的關鍵。特別是,獲得愛滋病治療被界定為一個經濟正義的問題。如此界定敘事令藥品價格大幅下降,讓一大半中低收入國家的愛滋病攜帶者能夠獲得治療。

 

從個人焦點轉移到國家

 

一個對愛滋病——對NCD運動也是如此——同樣重要的界定問題是責任。愛滋病界努力讓人們的關注焦點從譴責個人生活方式選擇,轉移到要求國家擔負提供醫療和消除法律歧視上。

 

在愛滋病爭論中,性別(gender)——即我們的運動中的G——是一個重要焦點。愛滋病一開始被視為同性戀病,而性別身份從一開始就烙印在了愛滋病運動的DNA中。NCD的性別問題也同樣重要;只要想想酒精、菸草公司行銷手段便可瞭解這一點。因此,性別應該成為NCD預防的重點。

 

最後,H——人權(human right)——是愛滋病回應機制的基石。愛滋病活躍分子發動了反對職場、校園和醫院的歧視的運動。策略性訴訟幫助確保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愛滋病運動拒絕在對攜帶愛滋病毒的人實施懲罰性法律的國家召開大會。NCD運動也應該採取同樣的策略,比如拒絕在不限制針對兒童的垃圾食品廣告的國家召開大會。

 

愛滋病運動的教訓可以寫全整個字母表,但在H結尾比較合適,因為人權推動了愛滋病回應機制,也應該推動NCD回應機制。貧困、排斥以及社會和經濟邊緣化讓人們更容易感染愛滋病毒。NCD也是如此。

 

人們對愛滋病的早期主流反應是問為什麼那些人沒有做出更好的選擇?愛滋病運動證明了這是一個錯誤的問題。今天,70%的地球人面臨因為可預防疾病而過早死亡的風險,那些人就是我們自己。NCD和愛滋病界可以互相學習。當我們加入這股力量之中,就形成了一個更加強大的運動。

 

本文不代表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觀點。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AIDS, NCDs, and the ABCs of Organizing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