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關係回暖之虛無

黃樂祈 2018年01月10日 00:54:00

金正恩倏然在電視的元旦賀詞中向南韓吹暖風,指考慮派代表團參與下月的平昌冬奧。(湯森路透)

新年伊始,金正恩倏然在電視的元旦賀詞中向南韓吹暖風,指考慮派代表團參與下月的平昌冬奧。破冰動作亦接二連三,兩韓熱線迅速復通,並已決定在板門店舉行高級別會談。南韓總統文在寅當然喜出望外,除了對此表示歡迎,亦立刻致電川普,並取得押後美韓軍演的共識。兩韓關係看似趨好,開城工業區相關企業的股價隨之回溫。然而,只要視野稍為放遠,前敘之事不意味朝鮮半島核問題得到具實際意義的紓緩。

 

諸國各有考慮,難以破局

 

日韓美同盟在目標頗為一致:北韓需要棄核。南韓不消說,隔個大海的日本,對彈道導彈來說也不過是需時十數分鐘的距離。加上近日還傳出北韓去年四月曾試射導彈失敗的消息,難怪兩國對於北韓的核武尤為懼怕。至於美國,情況稍有不同。日本非營利組織「言論NPO」上年底做過一個關於「承認北韓是擁核的國家」之民意調查,結果卻有點令人意外,太平洋彼岸的美國羣眾贊成與反對者參半(37.6%, 36.5%),情況與日本反對者足有七成有異。可見,美國一直領導國際社會圍堵北韓,並非純粹國內民意大力施壓,或對方擁有足以攻擊自己本土的武器,更重要是緣於對方由冷戰以來始終的敵視態度。加上對金氏政權有「玉石俱焚」的顧忌,並考慮到華府在亞洲地緣政治的利益,自然不容朝鮮擁核。

 

美國一直領導國際社會圍堵北韓,更重要是緣於對方由冷戰以來始終的敵視態度。(湯森路透)

 

表面也反對北韓擁核的俄羅斯和中國則各懷鬼胎。一來兩國欲以難纏的北韓來抗衡美國在亞洲的勢力,二來借此增加與白宮在其他議題的談判籌碼。相較想重振俄羅斯聲譽的普丁,中國作為當下共產主義的「大哥」,在這方面難免承繼了部分前蘇聯的外交方針。雖說《華盛頓自由燈報》(Washington Free Beacon)刊登的中共中央辦公廳文件難證真偽,但箇中言及「朝鮮不僅是我國抵禦西方敵對勢力的重要軍事緩衝地區,(略)戰略地位亦是無可取代」,與北京的思維如出一轍。
 

二戰日本宣布投降後,前蘇聯接受美國的提案,以北緯三十八度為分界,占領了三八線以北,並着手建立一個親蘇的政權,成為了後來與美國在成立朝鮮統一政府議題不咬弦以至韓戰的端倪。同理,現今的中國很難容許親美的韓國成為一河之隔的鄰居。中國商務部雖然於日前祭出最新的對朝制裁內容,但心清者應知道此舉幾近徒有虛名,早前被揭發在公海轉運石油予朝鮮肯定屬冰山一角。

 

朝鮮棄核的機率是零

 

「主角」金正恩自然也清楚中俄的如意算盤,但不打算成為傀儡,故他雖明暸兩國未必希望自己主動以試射導彈或核試來張揚實力來挑釁美國,仍然一意孤行。這類行動不單有助鞏固自己在國內的權力,也因他深諳中俄在企圖控制朝鮮的政策之際,變相也受自己約束。金正恩顯然盡得家族真傳。祖父金日成在韓戰結束後立刻把勞動黨延安派和蘇聯派肅清,政權並未因此倒台,是以金正恩也不憚在上台除掉親中的張成澤和金正男,甚至拒見過習近平特使,反正中國「不敢」不支援朝鮮,此其一。

 

沒有核武作盾的北韓,就算有中俄撐持,難保不會被美國攻打。(湯森路透)

 

其二,父親金正日當年以伊拉克的海珊為例,向訪朝的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說明北韓擁核的動機,金正恩當然牢牢記住,況且他也親眼看到宣布放棄發展核武,在2006年與美國復交的利比亞前領導人格達費之下場。沒有核武作盾的北韓,就算有中俄撐持,難保不會被美國攻打——近水未必真的可以救火。加上政治世界本來就不存在真正如魚似水的盟國,金正恩以史為鑒,不可能棄核。

 

縱觀而言,金正恩清晰傳遞了「玉音」:北韓固然無意屈從美國棄核,也不容中俄說三道四,而在適當時間有自主的行動。對北韓可能會棄核的評論,純屬幻想。退一萬步,美國就算願意承認北韓擁核的地位,日韓也近乎肯定會得到美國增售軍火的承諾,因而增加尤其是中國的忌諱,加劇了現在已叫人不安的東亞另類軍事競賽(日本沒有正式的軍隊)。這樣,根本無助區內局勢轉和。文在寅對金正恩的正面回應不一定代表他為人天真,但如果他記起自己剛上任還希望薩德(THADD)延遲駐韓,最後被政治現實逼使自己急轉髮夾彎,就不會對朝鮮半島的未來有毫無基礎的樂觀。

 

※作者現居香港,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金正恩 文在寅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