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郭慧娟】你敢跟家人「談後事」嗎 死亡咖啡館(下)

陳德愉 2018年01月28日 13:00:00

看盡生死的郭慧娟,和一萬多人講過死亡,但她認為,「面對死亡」,不過就是好好對待活著的人而已。 (攝影:李昆翰)

看盡各種死亡,我問郭慧娟:「妳的死亡經驗呢?」

 

她開始講,講的是她的父親。

 

 

面對父親死亡...

 

「那是除夕的前幾天,我和爸爸在家裡聊天,覺得爸爸的臉有點黃黃的,就帶他去看醫生。醫生檢查後,說爸爸的肝指數上升,住院兩天就可以回家過年了。」她回憶著。

 

既然是不太嚴重的病,就住在普通病房。第二天郭慧娟再去看父親時,看到父親的早餐還完整地放在旁邊,沒有動一下,她跑去問護理人員,得到的答案是:父親前天晚上有些吵,也許今天是累了,想多睡一下。

 

第二天的晚上,郭慧娟帶了晚餐去給父親吃,父親還是沈睡中,接著弟弟晚上來看護爸爸,她臨走時,父親仍然沒醒過來。

 

第三天透早,郭慧娟就跑去病房等醫生巡房,醫生一走進來,她攔住醫生問:「爸爸住進來三天了,始終在睡覺,這樣對嗎?」

 

醫生笑著回答她:「阿伯就是嗜睡啦!」

 

父親生前交代 絕不插管急救

 

醫生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推父親的背,叫喊著:「阿伯!阿伯!」

 

父親仍然動也不動。

 

圍在病床旁的醫護人員抬起頭來,和郭慧娟面面相覷,原來,父親早就陷入昏迷了。

 

毫無心理準備的,醫生馬上就要郭慧娟下決定,是否要幫父親插鼻胃管,郭慧娟聽到馬上傻住了,因為父親之前曾經交代過她,他絕對不插管。

 

生命交關下 跟大多人選擇一樣

 

因為父親持續昏迷再不進食會有危險,醫生要她馬上下決定;聽到「馬上有危險」,雖然身邊沒有其他家人可以商量,郭慧娟還是同意了。

 

看盡各種死的郭慧娟,談及父親,她還是跟大家一樣,生死交關那一刻,她仍選擇插管搶救父親。(攝影:李昆翰)

 

可是,管子插進去的那一剎那,昏迷中的爸爸竟然大叫了一聲『ㄟ死啦』!」郭慧娟說。

 

她再也沒想到,這竟然就是父親的遺言,只有她一個人聽到。

 

她看到父親的手在抖,可以想像插管是多麼的痛。「當天半夜兩點,我接到醫院的電話,說父親持續惡化,要我馬上到醫院。」

 

「ㄟ死啦」成了父親最後遺言

 

家住的離醫院最近的郭慧娟,又是第一個到醫院的家屬,「醫護人員要我馬上決定是否插管抽痰。」

 

父親千交代萬交代不插管,可是,真的到了決定的時刻,當醫護人員告訴你,可能一口痰換不過氣來,人就這樣走了的時刻,該怎麼辦呢?

 

郭慧娟同意插管。醫護人員湧上來團團圍住父親的病床,她卻一步步地朝房門後退,靠在病房外的牆上臉色發白。

 

「這時候,一個剛剛目睹全部經過的看護走過來對我說:『妳這樣是對的啦!不然要是妳爸爸怎麼樣,妳會被家人罵死。』」

 

插管不久,父親就過世了,沒有留下任何遺言。全家人圍著父親在普通病房的病床,旁邊還有其他正在住院的病人,也無法好好道別。

 

毫無心理準備的,死亡就這樣來了。

 

死亡,有時候是讓人措手不及,無論選擇用什麼方式交代家人面對自己身後事,那是對生命一種尊重。(郭慧娟提供)

 

「在我爸的喪禮上,我還聽到我媽對我弟弟說,如果那個時候不插管,爸爸會不會比較好。」

 

郭慧娟說的,是她畢生最大的憾事,可是,她仍然帶著一個淺淺的微笑,只是眼神比較無奈了。

 

和父親生前談「身後事」

 

唯一她覺得比較欣慰的是,因為自己做這行,在父親過世前有好好地和父親「談後事」。

 

「因為大家認為長輩忌諱,所以都不願意和長輩談後事要如何處理,其實,很多長輩是願意談的,只是要有技巧。」郭慧娟說。

 

那麼,要如何和自己的長輩談「後事」呢?

 

郭慧娟認為長輩談死亡忌諱,所以很多人都不願意和長輩談後事要如何處理,其實,很多長輩是願意談的,只是要有技巧。(圖片取自郭慧娟臉書)

 

「我好幾次要和爸爸談這件事情,都被身旁的家人阻止。後來,有一次我和爸爸在我家聊天,我就對爸爸說,我要寫個殯喪的論文想問問他的意見,就這樣開始聊起來。」

 

意外的是,爸爸拒絕去靈骨塔,想要樹葬。「我爸說,靈骨塔裡人那麼多,供品一擺出來都被搶光了!」爸爸也不願意穿壽衣,「爸爸說,他有一件很喜歡的西裝,他想穿那件衣服走。」

 

就這樣,郭爸爸穿著自己選的西裝,最後是葬在一棵樹下。

 

每個人都可以生前決定自己身後事,無論是樹葬、海葬或是安厝靈骨塔,郭慧娟認為面對死亡,其實一點不恐怖。(圖片取自郭慧娟臉書)

 

 

看盡生死 人生,要活在當下

 

看多了死生企闊,做這行的人,人生觀都比較豁達。

 

「每個人都會死亡,只是時間不一樣而已,有的人是80歲,有的人是18歲。」郭慧娟說:「所以,人生一定要『活在當下』。」,「比如說,我看到有在賣大閘蟹,就會立刻去吃,我絕不會想說等下一次,因為,很可能就沒有下一次了…」

 

這樣的態度,也影響了她的人生的每個層面。

 

每個人都會死亡,只是時間不一樣而已。郭慧娟常告訴大家,人生要活在當下。(攝影:李昆翰)

 

比如說,處理家庭糾紛。「我的弟媳和我媽媽有時候有些不愉快,她會來告訴我,我媽媽也來告訴我。」她笑著說:「後來,我的弟媳要找工作,我就問她,要不要來當我的助理。」

 

弟媳來當郭慧娟的助理,每天和她一起共事,有更多時間可以溝通、聊天,看多了生死,「我覺得她現在有比較好了。」她說。

 

生死學前提 是知道珍惜、寬容和付出

 

自己是內政部「現代國民喪禮」的編撰,「現代國民婚禮」的主筆,結果,郭慧娟對「習俗」看的最淡。「我的兒子交了論及婚嫁的女友,對方是獨生女,我問她『以後兩家人一起吃年夜飯好嗎?』。」郭慧娟說:「我跟我兒子說,結婚以後他要去住女方家也可以。」

 

「生死學的前提,是知道珍惜、寬容,和付出…」郭慧娟叨叨地說。

 

和一萬多人講過死亡,其實,「面對死亡」,不過就是好好對待活著的人而已。 

 

對「習俗」,郭慧娟說,自己看得最淡。(圖片取自郭慧娟臉書)

 

【延伸閱讀】
●【上報人物】我和1萬人談過死亡 「死亡咖啡館」女主人郭慧娟(上)
●【上報人物郭慧娟】為亡者蓋上一條彩虹被 同志葬禮揭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生死學 插管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