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馬鈴薯肖像喊價千萬 攝影師艾伯許為所攝者「摘下所有面具」

傅莞淇 2018年02月03日 15:30:00

攝影師艾伯許自拍照。(影像素材:Studio Kevin Abosch)

以人物攝影作品聞名的愛爾蘭視覺藝術家艾伯許(Kevin Abosch)在2015年據報以100萬歐元(約新台幣3656萬元)價格售出一幅馬鈴薯肖像照。這不僅成為他個人售出最高價的單幅攝影作品,也使這顆愛爾蘭馬鈴薯躍上全球最昂貴照片的行列之一。

 

於訪台前接受《上報》訪問的艾伯許透過電郵解釋,「誠實」會是貫穿他多領域作品的一項特質。在人物肖像照中,這尤指「摘下面具的一種實踐」,無論那些面具代表了什麼樣的身分與名聲。艾伯許表示,「我的期望是,即使主角是無生命的物件,觀看者都能在我的任何一張肖像照中看見自己的某些部分。」

 

「馬鈴薯345號」。(Studio Kevin Abosch)

 

49歲的艾伯許曾拍過許多知名人物肖像照,如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格爾多夫(Bob Geldof)、強尼戴普(Johnny Depp)與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等。許多科技圈高層是他的客戶,包括臉書營運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與推特執行長多西(Jack Dorsey)。

 

艾伯許的肖像照背景多為純黑,具有一種直視本質的客觀與精準感。2010年的作品「馬鈴薯345號」(Potato #345)據稱以100萬歐元高價賣給一名德國商人。他一般的人物肖像照也約有20萬歐元(約新台幣730萬元)價碼。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Studio Kevin Abosch)

 

臉書營運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Studio Kevin Abosch)

 

「透過研究他人了解自己」

 

攝影師並非艾伯許唯一的身分。在大學主修微生物學的艾伯許也是軟體工程師及科技創業家。曾推出受到攝影同業好評的黑白攝影應用程式「Lenka」及彩色版「Kimiko」,以及影像處理平台「Dippix」。

 

艾伯許在2013年創立智能資訊科技公司「Kwikdesk」,產品包括加密傳訊應用程式「OneOne」與協助加密應用程式介面(API)「CryptoShift」。2015年Kwikdesk在美國麻州成立深度學習實驗室,進一步發展強化智慧裝置的人工智慧「Charlie AI」。

 

艾伯許曾描述匿名訊息平台「Kwikdesk」也是他的一個概念藝術計畫,探索了不同面向的人性。「Kwikdesk」自稱是一個「Snapchat結合Twitter」的平台,使用者可送出在期限內自動銷毀的匿名公開訊息,只能透過搜尋特定標籤或關鍵字被閱讀。

 

自稱為一名「哲學人類學家」的艾伯許表示他的研究興趣在於人際互動,「個人在文明社會脈絡中的互動關係,尤其是個人存在的邊際何在。」透過創作,他提出本體性的問題,並等待答案。他表示,「我透過研究他人來了解我自己。」

 

他的相機鏡頭、以至藝術媒介皆是這份熱情的渠道,而非目標。艾伯許解釋,「我對藝術創作並無熱情。對我來說,創作藝術是一種內在的義務,是一種我必須去做、否則一切就會開始崩解的行動。」

 

最新計畫結合物理存在與虛擬市場

 

「IAMA Coin」實體作品。(Studio Kevin Abosch)

 

時常在作品中處理認同、存有與價值的艾伯許2018年的最新計畫「IAMA Coin」回應虛擬貨幣熱潮,也是他首度直接使用自己的血液創作。計畫作品包括以太坊(Ethereum)區塊鏈上的1000萬代幣、及100件以血液印上虛擬代幣合約地址(contract address)的實體作品。他解釋,「沒有虛擬的部分,實體物件就沒有具意義性的存在。」

 

艾伯許描述,藝術家獲得初步成功後,大眾的注意力時常從作品的藝術價值轉移到貨幣價值,「有時候,我想我自身是否也被商品化了,是否我也是一個硬幣。」他表示,透過將自己的血液化作實體作品,或許可供虛擬作品收藏者兌購,「我想要成為一個在公眾口袋裡的硬幣。」

 

艾伯許2018年新計畫「IAMA Coin」。(Studio Kevin Abosch)

 

科技與藝術的關係並非單向道

 

跨領域實踐藝術概念的艾伯許表示,在他所知的科技圈中,並沒有太多像自己這樣的人。「我時常喜歡對在科技圈的朋友指出這一點。」他表示,「我們相當了解科技會影響藝術,但我認為人們對於藝術與許多藝術家嫻熟的抽象、非線性的思考方式如何影響科學與科技這件事還沒有足夠的認識。事實上,有些科學與科技的大躍進是不那麼邏輯、藝術性的方法帶來的。」

 

將自己的作品歸類於當代藝術的艾伯許描述,許多當代作品在本質上是概念性的。他承認觀眾需要透過一些學習與訓練才能欣賞當代藝術作品,畢竟一台裝在玻璃盒裡的吸塵器與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的油畫是相當不同的東西,也需要不同的方式與概念來欣賞,「若能停止把當代藝術作品拿來與古典藝術作品比較,我想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理解』當代藝術。」

 

親身經驗「無國界記者」的使命

 

艾伯許與「無國界記者」(RSF)結緣的背景可回溯至組織成立不久的80年代晚期。他回憶,在柏林圍牆於1989年拆除前,在柏林結識許多記者與藝術家的自己曾多次進出東柏林,時常受到秘密警察「史塔西」(Stasi)拘留。

 

「如今回想起來,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公民權首次遭到侵犯後還會再訪東柏林。」艾伯許表示,「我知道RSF在全球致力保護記者。有著親身的經歷,我著實肯定他們的努力。」

 

艾伯許表示,自己有幸見證過許多歷史性的時刻。除了分裂時期的柏林,他也在1992年親身經歷了美國洛杉磯因警察暴力引爆的大規模暴動。艾伯許描述自己當下的反應是「拿著攝影機跳上車,像個攝影記者那樣拍照。」

 

但他的鏡頭並非投向「街道上的屍體」或「拿著槍的韓國人」,「吸引我目光的是不那麼感官性的細節。像是人們在街上若無其事地推著裝有大型電視的購物推車,以及幫派分子笑著逃離警車。」艾伯許表示,「(但)我與記者相同的地方,是想要紀錄下什麼的欲望。」

 

艾伯許將於12日於台北圓山聯誼社參與RSF公益募款攝影茶會,為捐助10萬元的參與者拍攝個人肖像照。募款所得將全數投入RSF台北辦事處營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