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進式掐斷生命線 羅興亞人控緬甸斷絕糧食來源

林思怡 2018年02月14日 16:39:00

最近從緬甸逃出的羅興亞難民出現嚴重營養不良的情形。(湯森路透)

緬甸若開邦(Rakhine State)2017年8月25日爆發軍民流血衝突,至今已有近70萬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Rohingya)被迫逃至孟加拉。時隔近半年,情況不但沒有大幅改善,更有羅興亞難民指控緬甸軍方和當地佛教徒聯手迫害,企圖切斷糧食來源將他們逼上絕路。

 

儘管緬甸政府矢口否認利用斷糧迫害人數日益減少的羅興亞人,《美聯社》(AP)卻報導,最近出現在孟加拉集中營的新難民大多數都被醫師診斷出營養不良,小孩與女人尤為嚴重。

 

難民在國際救援組織的照料下,健康有所改善。(湯森路透)

 

受限於緬甸禁止國外媒體進到若開邦北部了解實情,目前實際挨餓人數不明,但AP採訪數十位難民的結果後發現,當地佛教徒與軍方相互合作,除了收割羅興亞人的作物、不雇用他們工作,甚至拒絕販售電話卡,使得難民也無法對外聯絡,呈現孤立無援的狀態。

 

最終只能選擇逃離家園,跑不走的,就只能留在家中活活挨餓,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

 

父親被殺的孩童難掩痛苦之情。(湯森路透)

 

漸進式掐斷生命線

 

根據AP採訪的難民以及救難團體,緬甸佛教徒將羅興亞人封鎖在村莊裡,不讓他們外出收割水稻、捕魚、尋找糧食或是工作機會。換言之,被佛教徒憎恨的羅興亞人什麼也不能做,而這樣的情勢在近幾周愈趨嚴重。

 

位於仰光的紅十字國際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ICRC)從2017年8月底起,已經發送食物給超過18萬位難民。不過礙於緬甸當局封鎖消息,並無法徹底了解難民遭迫害的情況有多嚴重。

 

嬰兒因飢餓而嚎啕大哭。(湯森路透)

 

AP採訪的布帝洞鎮(Buthidaung)居民多為勞工和農民,糧食封鎖無疑對他們是一大打擊,而另一個採訪的行政區域拉岱當(Rathedaung),當地穆斯林社區旁則多住著對他們抱有敵意的佛教居民。

 

居民加尼(Abdul Goni)控訴緬甸士兵禁止他外出收集木材兜售,並偕同附近的佛教居民沒收家中唯一的牛隻,導致他無法外借給農民耕田,喪失收入來源,最後還殺害他的叔叔來警告那些企圖阻止軍方搶走水牛的住戶。

 

嬰孩因為嚴重營養不良而痛苦難受。(湯森路透)

 

「他們之前跟我們說,『土地不是你們的,我們會餓死你。』」加尼看到一具具屍體順著河流漂到下游時,了解到如果不帶著家人離開,就只有死路一條。

 

「情況比監獄還糟,在監獄至少一天還有兩餐。」加尼最後在1月初和家人一起逃離住處。

 

新難民嚴重營養不良

 

甫從孟加拉難民營回美的醫師梅爾(Ismail Mehr)表示,新難民營養不良的情況嚴重得「令人不敢置信」。「他們絕對是處於挨餓的狀態。成人和小孩都嚴重缺乏營養……(看到他們)就好像看到納粹集中營。」

 

1月剛逃至難民營的女性明顯嚴重不良。(美聯社)

 

緬甸並未對軍方惡意斷糧的行為予以回應,不過該國社會福利、救濟及安置部部長溫米艾(Win Myat Aye)堅稱政府不斷盡可能地提供食物等救濟。「我們嘗試許多方法協助村民,所以不可能有人完全拿不到食物或是正在挨餓。」

 

許多救難組織和研究專家都指責緬甸阻止人道救援的進行。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AI)最新公布的報告有明顯證據顯示,軍方在2017年11、12月刻意阻止羅興亞人收割作物,聯合國(UN)的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也警告此舉會惡化緬甸難民的生活。

 

等待領取食物救濟的母親與嬰兒。(美聯社)

 

倫敦大學瑪麗皇后學院(Queen Mary University)國際政府犯罪研究員麥克馬努斯(Thomas MacManus)自2012年便開始研究羅興亞人,他指出2017年8月的動盪過後,緬甸近乎全天候的封鎖行為讓羅興亞人根本無法外出取得食物。

 

麥克馬努斯進一步表示,像這樣的焦土作戰(scorched-earth)是緬甸官方常用的伎倆,其他少數民族如撣族(Shan)和克欽族(Kachin)也都曾蒙受其害。「他們要的,就是讓人們在那裡活不下去……(讓他們無法獲得食物)是最簡單的方法之一,你可以慢慢來,還不用花太多心思去顧。」

 

小女孩大口吃著母親餵與的食物。(美聯社)

 

「不如殺了我們」

 

60歲的農民阿邁德(Rashid Ahmed)向《AP》解釋,2017年秋天緬甸軍方禁止他離開村莊,而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佛教徒鄰居和軍隊取走他所有的農作物,並帶走他僅存的6隻水牛,卻什麼也做不了。

 

「他們直接槍斃我都比餓死我們還要好。」阿邁德最後同樣與家人離開過去賴以維生的地方,躲至孟加拉的難民營。「(緬甸軍方的)作法變得更慢,卻更加殘暴。他讓我們自行想像最壞的處境,我們每天起床就得思考沒了食物該怎麼辦?」

 

 

少了稻米,羅興亞人的處境變得更加艱困。吃完了家裡的存糧,就得四處跟鄰居朋友商借,然而整個社區終將走到斷糧的窘境。農夫阿邁德在逃難前,只能和家人靠啃食田裡的香蕉樹莖維生。

 

目睹親戚屍體的難民加尼說,原本住處的居民已經有近三成逃到孟加拉,每個人都想離開,但有的不是沒錢,就是年紀太大不便行動。

 

「有些家庭因為有存糧所以還有食物,但這狀況無法永遠持續下去。如果他們不到孟加拉,一旦沒了食物,就只剩死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