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 歐洲視角:歐盟要重振旗鼓 義大利是關鍵角色

薩克斯(Jeffrey D. Sachs) 2018年04月12日 07:00:00

 

薩克斯

•1954出生

•以經濟「休克療法」著稱

•聯合國千禧年計劃的總負責人(2002~2006年)

•現職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永續發展與衛生政策教授、聯合國永續發展小組負責人

•著有《終結貧窮》、《建立美國新經濟》等

 

正當美國於全球舞台的領導力近乎崩解、中國迅速崛起之際,同時俄羅斯還在與歐盟合作或對抗之間搖擺不定,此刻的歐盟最需要的是團結,以捍衛歐盟的價值與利益。分裂的歐盟只能在動盪的地緣政治中當一位無力的旁觀者。團結起來,匯集繁榮、民主、環保、創新及社會正義等理念於一身的歐盟,將能在全球政局扮演關鍵角色。歐盟是否能重新找回齊心目標,亦或陷入混亂,端看義大利目前的發展。

 

五星運動黨是義大利國會最大黨

 

義大利角色之所以關鍵與其地理位置有關,其座落在富裕歐洲北方與危機四伏歐洲南方的地理分界處,並身處智力與情感的分裂,在心胸開放的歐洲與受困民族主義、偏見及恐懼的歐洲中拉扯。她本身也陷入政治分裂,新興崛起的五星運動黨(Five Star Movement)目前與右翼反移民、疑歐派的政黨和中間偏左,但勢力嚴重縮水的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共享政權。


五星運動黨在3月4日的國會大選中以驚人的33%支持率,奪得國會第一大黨寶座,相較之下,民主黨和反移民的聯盟黨(the League)只各拿下19%、17%的選票。不僅是義大利,全歐都在激烈討論五星運動黨大勝背後的意涵。

 

傳統上支持歐盟的中間偏左、中間偏右政黨正不斷流失選票,歐洲各國皆是如此。如同當今義大利政壇所體現的,聯盟黨等疑歐的國族主義政黨正不斷壯大中,至於如五星黨或西班牙的左翼民粹政黨「我們可以」(Podemos)、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 Syriza)等反建制的民粹勢力,他們不是直接贏得政權,就是成為主流擁歐政黨和疑歐國族主義政黨間的權力制衡者。


有三點原因可以解釋歐洲政壇的轉變。第一點,可能也是最不受認可的一點,與美國災難性的中東及非洲外交政策有關。冷戰於1990年代初期落幕後,美國及當地盟友主導了推翻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和他國政府的戰事,計畫於中東和北非建立政治和軍事霸權。結果衍生出長期的暴力和政局動盪,導致大量難民湧入歐洲,攪亂了一個又一個歐盟國家的政局。

 

歐洲面臨長期投資不足問題

 

再來則是歐洲目前面臨長期投資不足的問題,尤其是公部門。在前財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帶領下的德國,經濟表現亮眼但過於自滿,阻撓歐洲範圍內投資所能驅動的成長,把歐元區變成希臘等債務國的囚牢,同時讓歐盟成了絕大多數東南歐國家眼中,喪失啟發性的停滯地。當奉行撙節政策成了歐盟單一的經濟政策,就不難理解民粹主義為何會在社會札根。

 

第三點原因是結構性的。北歐擅長創新,東南歐一般來說並非如此,至少發展的速度有落差。北義大利與南義大利正好反應出歐洲的兩面,北方充滿動能,南方則長期處於凋零,這樣的狀況已持續多年卻未獲得改善。此有助於解釋當今歐洲政壇的局勢,五星運動黨在義大利停滯不前的南方尤其大有斬獲。

 

我擁抱的是社會民主主義的思想。我認為迫使選民投入民粹政黨懷抱的錯,落在蕭伯樂等保守派人士的肩上。但太多主流的社會民主黨領袖卻默許了蕭伯樂的舉動。對於未能極力反對美國在中東和北非主導的戰事,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其他歐盟領導人應負起責任。歐洲領袖在聯合國本應更積極地反對美國中東霸權政策造成的災難性後果,包括大規模的流離失所和歐洲的難民潮。

 

傳統民主黨拒絕與五星運動黨合作

 

強勁、有活力的歐盟宣傳者-我本人就是其中的堅定份子-應該權力支持叛亂黨派、力量被削弱的傳統社會民主黨合作,以推動支持發展、創新、投資導向成長,以及防堵反對歐盟聯盟。或者,如在德國一樣,他們應該敦促中左、中右黨派大聯盟以歐洲宏觀角度變得更積極主動、更注重投資,這既是為了經濟發展,也是為了打擊極右翼民族主義者。

 

或者像在法國一樣,他們應當為親歐盟傳統分子、法國總統馬卡洪(Emmanuel Macron)領導的「共和國前進」(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的合作而歡呼。這樣的親歐盟聯盟為歐盟贏得了體制改革的時間,令歐盟得以推行共同的外交政策,並啟動以投資和創新為主導的綠色經濟增長,以替代自滿和緊縮。

 

傳統社會民主黨大多拒絕這個新的叛亂黨派,將其視為民粹主義、不負責任、機會主義、不誠實代表。傳統的社會民主黨多數拒絕與新興叛亂黨派合作,將其視為民粹主義、推卸責任、機會主義和不誠實的代表。義大利民主黨就持這樣的看法,關鍵的黨派人士拒絕與五星運動黨組成聯盟。

 

義大利新政府應加入德法陣營

 

這樣的情緒可以理解:在民意調查中,新崛起黨派往往憑藉大量民粹主義承諾徹底擊敗了民主黨;但社會民主黨在朔伊布勒式(Schäuble-style)緊縮、美國領導的不負責任的戰爭面前表現得反應遲緩,甚至一直保持沉默。傳統的社會民主黨必須重新贏得活力和冒險精神,才能作為真正的進步黨派再次贏得民調。

 

義大利壓下的賭注很高。在歐洲分歧政治、地理情況下,義大利或許可能顛覆政治平衡。親歐盟的五星運動主導的義大利聯合政府,可以加入法國、德國陣營以改革歐盟,重新為歐盟取得面對美國、俄羅斯、中國時的外交政策發言權,也可以執行乾淨能源、創新為主的成長戰略。

 

要形成這樣的聯盟,五星運動黨得認可一項負責任、清楚定義的經濟政策,民主黨必須接受自己在未經考驗的叛亂力量僅是小合夥人。民主黨派人出任關鍵財政部長,由五星運動黨派人擔任總理,是兩黨可能達成的共識。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衝動行事的前顧問班農(Stephen Bannon)衝到義大利,鼓勵五星運動黨和聯盟黨組成他所謂「終極夢想」的聯合政權,這作為絲毫不令人意外,因為此舉將分裂歐盟。義大利人應該被提醒,親歐盟聯合政權拒絕此項惡夢般提議的重要性。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Italian Politics and Europe's Futur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歐盟 義大利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