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幫老公打「怪獸」的李文足

主筆室 2018年04月13日 07:02:00

李文足說:「我們可能沒辦法改變結果,但是只要是我現在能做的,我就一件不落地去做,堅持下去。」(湯森路透)

李文足是中國律師王全璋的太太,王全璋則是一位時常代理敏感案件,為法輪功、基督徒、弱勢者辯護的維權律師。三年前,王全璋在中共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從此音訊全無。李文足日前先去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進行第28次控告,要求法院「有罪審判,無罪放人」。隨後展開長途跋涉,從北京啟程徒步前往天津「千里尋夫」。

 

李文足從4月4日走到9日,終於與其同行友人路上被捕,將人送回北京家中軟禁。北京當局派了一群人,包括數位大媽圍堵在李文足家門口,不讓李出門,也不讓李的友人進去。透過視頻,李文足爬上窗台大罵這些閒雜人:「你們一群無知的無賴,你們在幹甚麼嗎?老娘的老公是律師,平時就是幫著普通老百姓打官司的。現在被抓了一千多天了,生死不明,我是找我老公,我怎麼了?」

 

「你們這幫人在幹甚麼,你們這是助紂為虐,知道嗎?我老公就是一個好人,平時就是幫助老百姓打官司的。三年了,生死不知……你們就是走狗,知道嗎!你們是狗,為了一天二、三十塊錢在這出賣良心,你們就是狗,走狗!」

 

李文足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凶悍勇敢的,作家趙思樂一篇針對709受難家屬的報導寫道,李文足在709事件發生後天天哭,哭了6個月。一直到有一次李文足帶著三歲的孩子到天津找丈夫,碰到同被捉捕的維權律師李和平太太王峭嶺,她走過去自我介紹,剛開口說了兩句話就哭了出來,「我見到她,我覺得我們的遭遇是一樣的,忍不住就哭了,」李文足說。

 

兩人聚在一起,加上幾位隱身的律師好友鼓勵,她們開始了709家屬的聯合行動。李文足在後來收到王全璋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逮捕通知書時,並沒有像自己過去想像的那樣傷心崩潰,「我心裏面反而有了一個轉變,我們可能沒辦法改變結果,但是只要是我現在能做的,我就一件不落地去做,堅持下去,」她說,「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就想過最簡單的小日子,但這個環境,讓每個人都沒有選擇。」

 

在陸續接到逮捕通知書之後,家屬聯合行動開始意識到「709」的救援行動必須要「戰略轉變」。她們認知,如果此案的國際社會的介入力度不夠大,那就會成為被抓的大多數人都被判重刑的「鐵案」。於是家屬們隨即主動邀約聯合國、歐盟、美國及歐洲主要國家的人權和外交官員會面,並接受國外媒體採訪,要讓外界瞭解709案及其後續影響,也讓中國官方有所忌憚。

 

女性的果敢與堅毅充分在她們的身上充分得到見證,積極參與「709案」的國際遊說的王峭嶺說:「如果我們家屬今天只盯著自己的丈夫是不是能釋放,一聽要被判刑就崩潰了,這是我們的失敗。」李文足也說,「以前看到這些事情,很難受是很難受,但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後我恐怕很難這樣。」

 

今年4月4日是王全璋失蹤第一千天,這一千天,別說律見或家屬接見,就連王全璋是死是生都杳無音訊。前天,一名男子堵在李文足家門口不讓出去,還恐嚇說:「只要你們敢出來就弄死你們,你信不信?」李文足貼文回應:「信,太信了,因為你們就是一群流氓無賴知道你們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如果,我們娘兒失蹤了,被弄死了,請廣大朋友們幫我們把這段悲劇寫在歷史上。」習近平說中國要「依法而治」,但法如果不夠用時,不僅地痞流氓可以上場,就連大媽大嬸都可以權充路檔,這正是「盛世中國」的景象。

 

趙思樂的報導裡,很細微地寫到李文足與他三歲兒子王廣微的互動:

 

「媽媽!」正唱得不亦樂乎,王廣微突然對李文足喊:「爸爸去打怪獸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呀?是不是怪獸太多了呀?」

 

李文足回答說:「是呀,所以我們要去救爸爸,幫爸爸打怪獸。」

 

已經一千天了,這對孤兒寡母還在跟「怪獸」肉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