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文化視角:川普的政治大男人主義,因為恐懼性別平權

布魯瑪(Ian Buruma) 2018年04月16日 07:00:00

 

布魯瑪

●《紐約書評》編輯

● 著有《零紀年:1945年史》

 

 

世界部分地區正在經歷「超級大男人主義(hyper-masculinity)」的爆發。

 

美國總統將自己描述為某種穴居人類、雙手捶胸、抓著女人的臀部,像大猩猩一樣咆哮。一位加拿大心理學教授彼德森( Jordan Peterson)吸引了無數男性青年追隨者,他告訴他們要挺身而出,與軟弱的自由派作戰,重新樹立男性權威,並恢復被視為自然力的原有社會階級制度。

 

彼德森是另一位男性勵志大師布蘭克(Julien Blanc)略為文雅的翻版,布蘭克曾在數年前鬧出醜聞,他曾指稱「女性享受被征服的感覺(women enjoy being taken by force)」。

 

法西斯的超級領袖

 

歷史上,這種爆發曾以更具政治毒性的方式發生過。

 

兩次世界大戰間,義大利的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讓自己成為男性崇拜的焦點,這位偉大領袖穿著馬靴,雙手牢牢抓在皮帶上,皺緊眉頭、昂首闊步,驕傲的揚起下巴,像指揮順從的情婦那般完全支配義大利民眾。

 

歐洲其他法西斯領導人同樣仿效墨索里尼的榜樣。在民族頹廢、文化日漸軟弱的困擾下,他們試圖用戲劇性的男子漢表演來激勵國內民眾。希特勒(Adolf Hitler)對納粹青年(Hitler Youth)的描述簡潔概括了男子漢的理想:「快如賽狗、韌如皮革,強如鋼鐵(Fast as greyhounds, tough as leather, and hard as Krupp steel)」。

 

法西斯往往將猶太人描繪成透過邪惡操控來破壞民族健康和主宰世界的一種邪惡力量。這種形象在野心勃勃的強人語言中幾乎沒有任何偽裝,時至今日,它在歐洲某些國家仍然很有市場。

 

但官方仇視者同時也在利用猶太人軟弱、渴望討好而書呆子的刻板形象,這完全違反男性的陽剛氣質,如果將學校操場的等級制度拓展到全社會,他們自然而然會成為惡霸的霸淩對象。

 

東方的大男人主義

 

追捧暴力和超級大男人主義並不僅限於西方。

 

20世紀30年代,日本軍國主義的怪誕形式已經廣為傳揚。但印度幾乎同時發生的事卻極少有人知曉。激進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創立了國民志願團(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 RSS),這個自發成立的印度民族主義准軍事組織至今仍然對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產生重大影響。

 

在19世紀晚期諸如「牛肉、二頭肌和薄伽梵歌(Beef, Biceps, and the Bhagavad Gita)」等口號的激勵下,RSS模仿歐洲法西斯,向著身穿卡其色軍服的印度教年輕人灌輸軍事紀律理想。

 

大男人主義源於自卑

 

儘管超級大男人主義幾乎同時在世界各地爆發,但它們受人追捧的原因卻是不一而足。他們往往起源於屈辱,或對屈辱的恐懼之中。人們不難理解印度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者面對殖民征服所做出的反應。即使涉及吃牛肉的外來習慣,他們也必須像英國主人一樣強壯。

 

許多德國人,尤其是曾在軍隊服役過的人,都因為一戰失敗後盟國政府加諸給德國的苛刻條款而感到屈辱。他們希望復仇,不僅要打擊獲勝的盟國,而且還要報復所謂「背叛他們的猶太人和自由主義者( the liberals and Jews who had supposedly betrayed them)」。

 

19世紀末掀起「法蘭西運動(Action Française)」等激進右翼運動的法國人仍未能擺脫1871年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失敗所帶來的憂傷。反動的法國知識份子夢想著重振民族理想。所謂的法國墮落理念令某些人極度痛苦,以至於他們竟歡迎1940年的德國入侵,並視其為可以恢復男性美德的一種必要震撼力量。

 

那麼為什麼政治大男人主義在今天爆發?為什麼在美國?為什麼又在歐洲?

 

恐懼多元文化

 

害怕被羞辱可能有諸多原因。

 

某些年輕男性可能會害怕女權主義者的平等要求,儘管男性在社會上仍然佔據多數領導地位,但這已不再屬於毫無爭議的範疇。事實上,厭惡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一個解釋,就是她讓太多男性選民想起所痛恨的女性老闆形象。

 

許多年輕男性似乎渴望得到勵志大師們的安慰,這些大師告訴他們男人自然需要領導。其他人在面對「# MeToo 」運動和其他女權運動時,感覺遭受性恐嚇。

 

「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是男權運動的另外一個目標,尤其是穆斯林文化的存在。

 

伴隨著非歐洲背景成功人數增加的另一個現象,就是女性在西方社會中地位的上升。有如過去的猶太人一般,今日的穆斯林再次被描繪成威脅西方文明的狂熱恐怖主義份子。

 

但實際情況是,西方多數穆斯林仍處於弱勢,很容易成為民眾侵犯的目標。而在各國國內出現上述情況的同時,在國際上,像中國這樣的非西方大國也成為被醜化為西方國家生存威脅的代表。

 

極度自卑產生的自大

 

如果希拉蕊被視為卑微的女權人物,歐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本身並不軟弱,卻也是許多人憎惡的對象。他受過高等教育、崇尚自由、有個穆斯林中間名,父親來自非洲。

 

非裔的歐巴馬擔任美國總統、中國的崛起、非西方移民知名度大增和女權主義的挑戰,顯示出世界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因此不滿的美國選民選擇了一位高個子、金髮、趾高氣昂、蔑視女性的總統,因為他承諾要把一切恢復原狀。

 

但不知何故,川普(Donald Trump)這種超級大男人主義非常無法令人信服。在他的瘋狂咆哮背後,給人的印象是在高漲的大男人主義掩蓋下,隱藏著一個戰戰兢兢的小白人,但心裡其實知道已無法控制局勢了。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Political Machismo,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大男人主義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