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德聽到了嗎?讓敘國3位母親告訴你無情烽火下的日常

吳洛瑩 2018年04月17日 07:02:00

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街上,一幅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的看板照片。(湯森路透)

敘利亞7日發生震驚國際的化武攻擊之後,《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達曼(Arwa Damon)15日實地走訪,位在敘利亞北部阿勒坡(Aleppo)省的難民營,聽聽倖存者親口訴說他們的經歷。

 

難民營的空氣仍存有烽火遺留的異味,瀰漫倖存者心中最寂靜的哀悼。難民所經歷的一切,遠遠超越他們自己所能理解。失去所有的痛苦,滲入難民的靈魂,強大的恐懼讓他們難以向外界表達內心感受。

 

 

但是孩童的情緒表達最直接。

 

為躲避連續幾個月來無情的轟炸,他們躲進地下室,現在在難民營能感受到陽光灑落在皮膚上,已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緊鄰土耳其邊界的阿勒坡阿波(al-Bol)難民營,擠入了數百個在化武攻擊之下倖存的家庭。他們的家鄉就是疑遭敘國政府以化武攻擊、位在大馬士革(Damascus)近郊的杜馬(Douma)。

 

敘國內戰邁入第7年,杜馬的人們也親眼見證了政府軍發動的化武攻擊、桶裝炸彈和各樣地面及空中的襲擊。

 

戰火中的孩童 日常即為流血和死亡

 

難民營中,有一名杜馬母親烏諾爾(Umm Nour),帶著一對7歲的雙胞胎女兒撤離家園時,女兒們堅持背起自己的粉紅背包,將玩具娃娃裝在小紙盒內一起逃離。

 

烏爾諾說,2011年敘國初爆發反政府革命時,雙胞胎女兒只有2個月大,後來事態急遽惡化成無盡的內戰。她說:「女兒們的生命中所見為何?她們知道純潔和善良是什麼嗎?她們眼裡所見,只有流血、死亡和傷口。」

 

 

雙胞胎之一的馬拉茲(Malaz),拉開背包拿出盒子裡的娃娃時,刺人的臭氣隨之散發而出。

 

烏爾諾透露,逃離家園時馬拉茲哀傷地跟自己的娃娃說:「躺在盒子可能會被悶住,但是你能免於遭到轟炸。」他們一家在杜馬的最後4個月,都是在地下室渡過,化武襲擊之時,也是躲在地底下。

 

她回憶起驚心動魄的那一日:「有人喊著是化武,我感受到喉嚨緊閉,全身癱軟好像被榨乾了。」

 

死亡雙面夾擊 敘婦女:「需有人制止阿塞德」

 

她幾乎無法出力抓住女兒的手臂,再爬上樓梯。砲彈四射的時候,有東西砸到4樓,建築物也被震晃。烏爾諾說,「我們就像被死亡雙面夾擊一樣,低樓層遭化武攻擊,同時高樓層也遇襲。」

 

 

雙胞胎女兒有點害羞。她們甜甜的笑,說話有些猶疑的樣子。母親告訴記者:「請想像一下,昨天她們正在玩耍,玩的內容是為帳篷外的螞蟻挖洞,因為女兒們表示,如此一來襲擊發生時,螞蟻就有地方可以安全躲藏。」

 

《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記者,在美英法聯軍發射飛彈回擊之後的幾小時以內,抵達難民營。

 

烏爾諾批:「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對老百姓所做的是犯罪行為,需要有人制止他。但最重要的是要確保平民不會受到傷害,沒有人應該承受和我們相同的遭遇。需要有一個政治解決方案,來結束這一切。」雙胞胎說她們想成為醫生,這樣就可以拯救受傷的孩子。

 

難民批:阿塞德偽善、視人命如草芥」

 

難民認為,襲擊已廣泛成為各方政治遊戲的工具,但沒人考慮結束或緩解人民的痛苦。

 

各國的干預,幾乎無助於消毀阿塞德手中的致命武器。對西方國家作為感到厭煩的情緒,早已存在被反政府軍控制地區,多年來遭到政府軍轟炸之地的人民心中。

 

 

當地領袖譴責阿塞德政權很偽善,裝作憤怒的推行自己的目標,敘國人民的性命對他們毫無價值可言。

 

另一名年僅18歲的母親馬拉卡(Malak),抱著手中4個月大孩子,告訴記者:「就讓飛彈砸到阿塞德,或許就是拯救了我們。」

 

馬拉卡的聲音平淡、因絕望而顯得微弱,好像自己只能聽天由命,接受無法擺脫痛苦的安排。

 

化武攻擊發生時,她也躲在地底下。馬拉卡說:「氣味襲來時,我們吐了。嘴裡充滿了痰,不停地咳嗽。」她以幾乎不帶情緒起伏的語氣陳述,彷彿躲在地下室裡被毒氣嗆死,是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

 

馬拉卡接著說:「我們到了一家診所,醫護人員為我們注入水分和給予氧氣。」

 

 

化武攻擊當時,馬拉卡的另一名3歲孩子,與丈夫瓦里德(Walid)在親戚家,幸而免於遭受駭人的攻擊。

 

今年23歲的瓦里德,曾是反政府軍的一員。內戰初爆發時,他年僅16歲,仍是一名高中生。他秀出手上的家裡鑰匙給記者看,並表示:「或許有一天,我能回到自己的家園。」

 

這些話,喚起難民們回憶往昔時光。這些對過去的記憶,讓他們緊緊抱持著有朝一日,命運會改變的希望。

 

另一名10歲的女孩阿米拉,正與她的同儕嘻笑,卻捲起袖子告訴記者,這是她離家的第4天,家園的快樂回憶都已被剝奪。她羞羞地透露自己害怕的心情,但長大後她想成為一名老師。

 

 

家園成了苦難之地 老婦已不想家

 

在敘利亞戰爭的最後七年中,埋藏了更多的親人,包括她的兒子和兩個孫子。

 

敘利亞持續7年的內戰,奪走了68歲老婦法伊齊(Farize)許多親人,人數甚至連她自己的記不得,連她的2個兒子和孫子也不幸離世。

 

腰已無法挺直的法伊齊,在18歲的孫子攙扶之下,另一手拄著拐杖,蹣跚地走在難民營區中。她靜靜地說:「我不想家,在那裡已遭受太多苦難。」

 

 

當記者問及戰爭開打之前,她最喜愛的回憶,法伊齊再也無法抑制心中悲痛,說出:「和我所有的孩子跟孫子,在週五家人們團聚一堂,而且每一個人都活著。」她盡力掩飾眼眶中的淚珠。

 

殘酷現實再度襲來之前,法伊齊抬起頭來邀請記者喝杯茶。然而,她會再度發現,連可以喝杯茶的家都不復存在了。

 

家都沒了,許多親人也不在了,她變得一無所有嗎?或許與生俱來的好客,就是她所剩下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