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陳思杰】道盡各種魑魅魍魎 孤單又燦爛的豪門子弟(下)

陳德愉 2018年05月01日 21:07:00

陳思杰出身望族,他的身世比小說還有戲劇性。(攝影:李昆翰)

身上流著和台灣歷史環環相扣的望族血液,但是,我打量眼前的男人——陳思杰沒有一絲豪門子弟意料中的飛揚跋扈,反而是溫和羞怯的、敏感的,就像他書中那個「像流浪漢」的心理醫生。醫生雖然有著豪門女友,不時要在華麗的地方周旋,但是,終究會回到城市邊緣,自己那間破舊的小診所,在那些被遺忘的、被背叛的、被放棄的鬼魂和人們間,得到平靜與滿足。

 

在那個鑽石閃亮折射刺眼的地方,陳思杰是與眾不同的,他的身世比小說還有戲劇性。

 

我從4歲開始 就沒有真正的快樂過

 

「我的父親在我4歲時意外過世了。」他平靜地說。父親過世後,母親帶著6歲的哥哥和他搬回娘家住,開始出門工作。失去父親對孩子來說,是生活上巨大的變化,「我從4歲開始,就沒有真正的快樂過。」他說:「覺得不快樂、自信心低落。」那麼幼小的事情,真的還記得?我問,陳思杰點點頭:「我甚至還可以感覺到,我哥哥很想念爸爸。」

 

這個纖細的小男孩,在家庭遭受變故後,更加敏感了,「我雖然太小不記得爸爸,可是我可以從其他家人的不快樂裡,感覺到不快樂。」他說。

 

11歲時他和哥哥一同赴美讀書,又是另一個巨大的成長傷痕。

 

「如果讓我有選擇,我那時候一定不願意出國。」他喃喃地說,他和哥哥進入美國一間貴族中學,1年後哥哥畢業,轉到別的高中。他一個人住在學校裡,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所以,我現在在做心理諮商時,當對方說他很孤獨時,我非常能夠了解。」他輕輕笑一聲,非常苦澀地。

 

父親在他4歲意外過世,這個變故,讓陳思杰小小的心靈變得更加敏感。(攝影:李昆翰)

 

「美國的學校裡,同學們是很看重體育表現的,那些在比賽場上可以引領風騷的人是明星、是英雄,功課好只被當作『書蟲』,可是他們喜愛的籃球、美式足球等等運動,都不是適合亞洲人體型的運動,所以他們很難去欣賞亞洲學生。」

 

「美國是個人主義很強的地方,個人主義越強,(當你失敗或是被欺負)越覺得你是自作自受。」

 

很多小孩欺負他,我問陳思杰怎麼面對?他說:「我會自己去整理(情緒),用理性把那個情緒壓抑下來。

一個才12歲的男孩,能做的也只有忍耐,「不能和媽媽講,講了也沒有用。」,「向老師告狀可能會引來更大的欺負。」

 

他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是這樣的:

 

「我在學校餐廳吃飯,那時候還沒有完全適應美國的生活習慣,吃飯喝湯時,用手端起盤子,就像用碗一樣地以口就著盤子喝湯。」他的老師看了他一眼,然後對他說——

 

「他對我說『你可以和我的狗一起吃飯了』。」陳思杰說。

 

年幼的他放下盤子,低著頭,眼淚一滴一滴地落進湯盤裡。

 

「在念大學之前,我沒有交到任何一個朋友,因為我們每3年換一個學校,那個時候通訊軟體沒有這麼發達,像我們這些住校生,一離開學校就等於和同學斷了聯絡了。」

 

孤單寂寞、被欺負、被冷落,讓陳思杰特別地能理解那些社會定義的「LOSER」。

 

他告訴我,他所服務的SEYFS(Southeast Youth and Family Services)是第一個「外服心理諮商單位」,「就是到個案家裡去做心理諮商」,「很多病人諮商到一半,不爽會叫我們滾出去……」他呵呵地笑起來。

 

這樣很好,因為才能真正理解病人,才能真正發揮諮商的功能。陳思杰的小說都是靠「心理諮商」推動劇情的。人人鬼鬼們來到他的字裡行間,解決問題就要靠大鬍子醫生耐心地懇談。

 

「我的故事都是從心理諮商開始的。只要找到開啟對方心房的一句話,就可以讓對方有省思的機會。」他微笑。

 

「只要找到開啟對方心房的一句話,就可以讓對方有省思的機會。」(攝影:李昆翰)

 

事實上,陳思杰的寫作歷程也和他的專業養成完全重疊。他的第一本同人小說,就是20歲念大學時,「因為喜歡的漫畫結束了很不甘心,想要繼續地寫完它。」而開始的,「魑魅魍魎」系列則是源於:

 

我在波士頓學院念心理諮商碩士,申請到一個非常好的實習單位,我以為我一定碩士穩穩到手,但是我的實習竟然沒有通過……。

 

非常吃驚……而且完全是因為我的無能所造成的。」

 

一路順暢的求學歷程就這麼被打斷了,陳思杰打了一通電話給媽媽,告訴她他要休學一年去找工作。

 

一邊工作,陳思杰一邊開始設計這一系列奇幻小說的場景,在這本即將改編為電視劇的《魂囚西門》前,陳思杰已經寫了兩本前傳;他告訴我,在《魂囚西門》後,還有兩本續集,分別是以「大稻埕」、「台南」為故事起源地。從24歲寫到現在,已經15年了,連續5本以台灣為主題的奇幻大部頭文學,這樣的企圖心和產量,確實驚人。

 

陳思杰的小說都是靠「心理諮商」推動劇情的,人人鬼鬼們來到他的字裡行間,都靠大鬍子醫生耐心地懇談。(圖片取自綠之門 - 九色夫的作家網頁

 

「台灣有很多很珍貴的地方,我想要以它們(這些歷史與故事)為象徵,寫出讓台灣人感到驕傲的故事。」陳思杰說。

 

文字的力量是無窮的,可以拿來溝通,可以治療別人,可以治療自己;甚至,能夠鼓勵一個國家、一個民族。

 

「台灣人想要被人尊重,但是沒有自覺,我們不知道我們有很多外國人欣賞、叫好的地方。」

 

「西門」、「大稻埕」、「台南」,看來似乎也是陳思杰家族尋根的過程,不過,他想要寫台灣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講到這兒,陳思杰臉上的憂鬱一掃而空,一絲星火在他的眼中燃燒起來,蹦蹦跳跳,「我最近去花蓮勘查了一次,我正考慮要寫一本以原住民為主題的作品……。」他興奮地說。

 

魑魅魍魎間,一個才華洋溢、充滿寫作熱誠的青年作家現身了!而那曾經屬於他的烏雲,已經煙消雲散。

就在雲散的這一刻,我們看到陳思杰,帶來了新的台灣傳奇故事。

 

【上報人物】

●白天療人夜裡寫鬼 他幫人解開看不見的結(陳思杰上)

●千年一遇的圍棋女神 古墓系御姊黑嘉嘉

●探索埃及千年古城 台版印第安那瓊斯張瑞林

●女工、流氓與搖滾樂 草根導演鄭文堂的底層凝視

●台南人5千年前就養狗、吃得比你還好 考古學家李匡悌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