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出老首相 正是為了解決馬來西亞老問題

陳建甫 2018年05月12日 00:00:00

馬哈迪的新內閣未來要面臨到許許多多的困境才有可能重建這個政府。(湯森路透)

檢視亞洲各國近十年的民主化發展歷程,不少國家都透過選舉方式進行政權的輪替。比較其他亞洲有自由選舉的國家,從2007黃潮集會後,馬來西亞就有「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Bersih)與其他民間組織,在選舉前會進行選舉監票人員(PACABA)訓練,號召受過訓的選民,在投票日到投票所擔任監票員(Polling Agent)、計票員(Counting Agent)和監察員(Ballot Agents),以減少選舉舞弊。

 

在歷經505與509兩次大選,馬來西亞在投票所的投票、開票與計票的監督,已經非常專業。但是馬來西亞選舉委員會(SPR)在處理選舉事務上,明顯違反許多國際選舉規則,例如:在選舉前通過重劃選區、繁雜選區登記流程、「種票」、幽靈人口、選舉前突然取消候選人資格,投票所開票時停電、換票箱以及拖延時間在等「補票」,這些都是馬來西亞選民熟悉的招數。

 

除了其他干擾選舉的奧步外,這次還頒布《假新聞法》企圖控制媒體與限縮言論自由。

 

從1957年馬來亞獨立,1963年馬來西亞聯邦政府(馬來亞、沙巴、沙來越與新加坡)成立,執政超過61年的國陣聯盟會在此刻交出政權一定有很多原因。我不是馬來西亞人,不敢分析馬來西亞509選舉的結果,也無法回應為何在所有媒體民調一面倒看壞下,在野的希望聯盟會贏得選舉?

 

不過有不少因素是讓這次509選舉,從505「華人海嘯」擴及到「馬來人海嘯」。

 

原來馬國經濟成長根本是虛幻的

 

經濟議題是此次政黨輪替最大的因素。納吉領導的國陣,在選舉之前拼命釋放利多政策,大打族群牌,延續過往給予馬來人諸多政策優惠的固票策略,祭出諸多利多措施,包括承諾一旦國陣勝選,今年將提高最低工資,升幅則取決於大選成績,26歲年輕人不課稅,且另還發放現金給低收入戶、減稅和分配平價住宅。

 

不過,這些經濟利多政策反而是在透露近年馬國經濟成長根本是虛幻的。

 

選舉前,納吉首相涉及「一馬」(1MDB)弊案,有7億美元的鉅款流入納吉的私人帳戶中未能及時說明。貪腐與圖利財團形象,貧富差距與相對剝奪感擴大讓民眾失望外,真正的癥結點在於2014年4月,執政黨課徵6%的消費稅(Goods and Services Tax,簡稱GST),這項補充財政漏洞的措施,從上游原物料、中游製造商、下游臨售業,都要依商品與服務被課稅。

 

一位受訪媽媽無奈的表示,兩年前吃一碗麵只要3到4元,現在一碗麵就要5到6元,她有4個小孩,過去一家人帶小孩吃路邊攤,頂多20元,現在沒有50元是不可能的。

 

在野政黨的聯盟則是壓垮國陣執政的最後一根稻草。敦馬哈迪,這位曾擔任22年首相,在公正黨領袖安華被關期間,以92歲高齡還積極與在野黨串聯,消除過去的恩怨,成立「希望聯盟」(希盟)希望能整合在野的勢力,更用親情喊話的方式,召喚原先在巫統時期的支持者,轉向支持希望聯盟。

 

原本外界擔憂這批離開國陣的選民,可能會轉到伊斯蘭黨(伊黨),而非到希望聯盟,如果這股反國陣(巫統)力量一旦分散,就無法形成「馬來人的海嘯」。究竟這些馬來人還是會待在巫統?還是會轉到希盟?還是會轉到伊黨?「巫統-希盟-伊黨」三角關係左右這場選舉的勝負。

 

過去各黨都曾與伊黨結盟,即使伊黨也曾經分裂,但在不同時期伊黨仍扮演關鍵角色。505選舉,依黨與在野黨聯盟合作,於是在某些選區禮讓伊黨候選人,希望他們當選後不要倒戈相向。這次509選舉在沒有合作聯盟下,伊斯蘭黨雖然獨得16%的選票,持續在吉蘭丹執政,也重新贏得登嘉樓州政府,但是在國會席位上,伊黨在兩大陣營的夾殺下被棄保了。

 

從巫統出走的馬來人都集中到希望聯盟裡,這個屬於馬來人為主的公正黨席位,由旺阿茲莎,安華夫人所領導的公正黨獲得71席,比505選舉的47席,增加17席,而以華人為主的人民行動黨,也從505選舉的42席增加47席。

 

前首相納吉選前大放經濟利多政策,反而是在透露近年馬國經濟成長根本是虛幻的。(湯森路透)

 

這個國爛到要換政府的時候了

 

至於,影響台灣2016選舉的首投族,並沒有如外界所預期在509馬國大選發揮影響力。505幾乎傾全國之力都無法達到換政府。在509選舉前,年輕世代,包括21歲以上的首投族,普遍對未來不抱任何希望,認為馬國政治體系根本不可能改變。

 

在外界普遍不看好,又下暴雨,投票率只有76%如此不利的條件下,509選戰真正的關鍵反而落在這些被馬哈迪溫情召喚的老巫統們,這些中老年紀的馬來選民,首次跟敦馬哈迪站在一起,將選票投給希望聯盟的公正黨。

 

相較505時的柔佛新山、吉隆坡與雪蘭莪地區的大型的競選造勢與熱情選民,檳城選民在509選舉時異常冷靜。除了在國席要支持希望聯盟,要把國陣拉下來外,民眾對於十年執政的在州政府,內心也有相多多的不滿,因為州政府為了持續執政必須放棄理想與現實妥協,例如:為了城市發展就必須依賴土地開發商,要壓抑環保組織的訴求。儘管如此,檳城的選民只有含著眼淚,投給在野黨的國席與州席議員。

 

在509選舉前,幾乎沒有選民認為會馬來西亞會政黨輪替。一位受訪的馬來西亞母親憤怒卻語重心長表示:「這個國家,真的爛到要換政府的時候了」。509政黨輪替後,未來馬來西亞的選民就無需要含淚投票,國席與州席分開的投票將成為常態。

 

馬哈迪的新內閣未來要面臨到許許多多的困境才有可能重建這個政府。除了要進行政治與經濟上的轉型正義外,更要修復選舉機構的職權,維持中立,不再受到行政(內閣)與立法(國會)的操控,如果選舉機構的權責都沒有改變,希望聯盟還是用過去那一套,利用有利執政黨的選舉機制與遊戲來對付在野黨,那麼苦等60年的政黨輪替,就沒有意義了。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研究學院副教授

 

【延伸閱讀】

●台灣政壇的「五府千歲」們 應該看看馬哈迪

●馬國傳真:「選笨笨親中首相 華人才會是一等公民」耳語踢鐵板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