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神界接訊人 林寶貴第二人生

陳怡杰 2018年06月23日 11:00:00

最高法院公務員身份之外,林寶貴是一名「神界接訊者」。(攝影:李隆揆)

 

林寶貴年逾六旬,與同近歲數的貫譽(俗名陳宥霖)是一對合作6年的搭檔。

 

她們是「神界接訊者」與「天語翻譯人」,不是最近紀錄片《看不見的台灣》上映,外界少而得知這兩個名詞究竟言謂何義。

 

法界公僕數十年

 

在「神界接訊者」之外,人稱「阿寶師」的林寶貴,平日身分是最高法院檢察署會計室主任(簡任第十職等),她說過去自己性格乖戾,「以前在桃園監獄服務,受刑人看到我會自動讓開」,現在看上去善目慈眉修道人模樣,南轅北轍。

 

林寶貴言行霸氣,「以前受刑人看到我也怕。」(攝影:李隆揆)

 

1989年她工作外,入三重、五股宮廟道門修行,「啟靈」後漸漸懂天語、開天書,「天書內容不一定有價值,也許只是流水帳,但我發現自己的天書,好像跟其他修行道友所開天書不太一樣,越來越像一只符令(神界公文)」,彷彿註定她步步走向「接訊人」之途。

 

「其實宮廟靈魂修行過程,每個人都會講天語」,林寶貴則在修行過程中,顯現世世累積的業力,「靈是我的原魂,修行過程引出自己歷代轉世、成長過程業力」,顯現在林寶貴身上,那時是腿部部分浮腫長期未消。

 

莫名浮腫開啟接訊者之路

 

「我似乎曾在明朝淹死,浮腫印記存於身,就在修行過程外顯」,她說那陣子食慾、睡眠正常無比,生活卻受困於莫名浮腫,「那跟發胖不同,我腫在腿部,上班時一樓爬二樓都好吃力。」

 

2012年她因身上浮腫痼疾,看遍診療所,無一尋獲病因,經朋友轉介到永和「健康管理工程」做心靈復健,該處是以靜心靈修、審視自己的修道場所,主持人貫譽白天有「健康管理師」正職。

 

林寶貴是貫譽(右)領會天語的第一個案。(攝影:李隆揆)

 

一天林寶貴無意劈哩啪啦口出一串語言,貫譽發現自己居然能聽懂,其實這不是林寶貴人生第一次這麼做,但過去她從不知內容所指何意,貫譽告訴她,「你的高靈九皇子要你傳話」,她倆慣稱「小老大」的九皇子,是玉皇大帝四子與龍族第九位兒子贔屭(音同「畢夕」),兩靈結合經準提佛母教誨、文武合一而成的主神。

 

高靈是房東,身軀是客房

 

「九皇子是我的高靈,我接訊狀態隨時都在」,林寶貴解釋,「神界接訊者」都有一位高靈,「我的身軀就像房子,高靈是我的房東」,她也能接受得到他者神明的指令,「但訊息不會重覆蓋訊,一切得要原來那位高靈同意,他者訊息才進得來」,比如《看不見的台灣》片中鄭成功要藉林寶貴傳訊,就得等九皇子同意,訊號才收得到,聞此我好奇形容,「是否像電腦開機,必須登出前人帳號,才能另行登入」,身形不高的貫譽聲響宏亮、雙手一拍「對了,就是這樣。」

 

「除了睡覺,我的接訊狀態隨時打開。」(攝影:李隆揆)

 

神靈也分國界

 

林寶貴也接過玄天上帝、玉皇大帝等神靈訊號,「但我的頻率定頻在九皇子,接訊他者高靈時,能量消耗大,高靈知道我身體受不住,其實幾分鐘就會主動離去」,貫譽在旁比手解釋,「靈由高而下區分無極、中天、西天、南天、人間等國界,林寶貴高靈九皇子在無極界,如果換另一位高靈在中天界的神靈傳訊,那她必須降頻,升降頻率極耗心力。」

 

雖稱「訊號」,但林寶貴講著,形容神的語言(天語)「其實是以當傳播頻率,透過傳訊人口中說出的非人類用語,調整成人類聽覺範圍內可產生的聲音」,所以當非她高靈來訊,狀態結束後,自己會猶如一般靈媒退駕狀態,乾咳噁嘔,會藉打嗝、拍胸安撫加速退駕。

 

林寶貴很感謝高靈在睡覺、公務員工作不會傳訊來擾,而且6年前在下班後開啟「接訊人」一職後,她長期受擾的睡眠品質出奇轉好,「最重要是不會作夢」,平日她生活沒有禁忌,牛肉也吃。

 

「神的語言(天語)以為傳播頻率,透過傳訊人口中說出非人類用語。」(攝影:李隆揆)

 

接訊者vs.翻譯人

 

但不管「神界接訊者」或「天語翻譯人」,她倆後代子女沒一人會,兩人異口同聲「無法口語傳授,傳承不下去」,「講天語、寫天書,你肯習練靜修,人人都練得起來,但聽懂就不是了。」

 

兩人角色也無法互換,林寶貴匪夷所思「我說得出,但聽不懂;她聽得懂,但說不出,是雙面單向」,貫譽則言「若說天語翻譯人有什麼特質,就是中、英、日辭彙字庫要夠多,訊息出來時不能消化,得直覺性口語表達傳出。」

 

我詢問「是否曾與外地、外國接訊者交流」,貫譽回應兩人一直在自己修行圈,不知道外界是否有同樣能力者,很歡迎藉紀錄片問世來訪,也因對外交流少,《看不見的台灣》片中到台南隆田復興宮與尪姨陳秋燕(女祭師,高靈為西拉雅祖祖靈阿立祖)交流時,貫譽非常擔心,「天語有梵語系、歐洲系、日語系等,阿立祖天語偏歐洲系,一開始擔心天語能否互通,幸好順利。」

 

《看不見的台灣》一揭神界接訊者、天語翻譯人之秘。(牽猴子整合行銷)

 

除了片中所載,林寶貴與貫譽過去以「神界接訊者」與「天語翻譯人」對外交流唯一一次,主角是北部某座宮廟,「宮名不便透露,但主神從石頭開始供奉,廟方透過管道找我們,稱主神有升格需求,廟還沒掛玉旨,想透過林寶貴接訊人身分,了解主神有何需求」,她倆形容,「那一場,可比片中傳訊鄭成功向阿立祖賠罪,溝通順多了。」

 

問這算「靈媒」或「乩童」嗎,她們明顯不愛這類稱呼,但林寶貴是感謝有這段身分的,「過去長期處監獄、法院等嚴肅公務場所,我做會計又是主管,一直不需跟任何人接觸,但自己是完美主義者,太多事常往死胡同想」,「當神界接訊者6年,性格大改,有時與九皇子對話後,開闊很多。」

 

你看見了嗎?

 

聽來有點荒誕無據,因為她倆暢談的「天語」、「高靈」、「能量體」等,我受訪過程一字不識、一點感應都沒接受到。

 

晚間八點,永和竹林路上車流來往,見林寶貴、貫譽在白天工作下班後,各自趕程到樂華夜市旁這處素樸場所,開啟夜晚為一般民眾「溝通」事情的第二身分生活,不速之客如我,不停好奇查看,「做這些傳訊、翻譯,我們一律無償不收費,沒有薪水,不怕被閒話啦。」張泰山場下獨白...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隆揆

 

數年來,兩人下班在永和無償為民眾處理事宜。(攝影:李隆揆)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